「學聯不代表民眾」,難道你又代表民眾?一文原文

原文:
首先,多年來學聯一直是推動香港民主運動的重要一份子,即使運動處於低潮時亦一直默默耕耘,當初罷課和佔領公民廣場亦是他們一手策劃,到了今天這個局面你憑什麼說他這班學生一點貢獻都無?!

謬誤一,學聯是一個組織,不是一個個體生命。上一屆的學聯跟下一屆的學聯,可以是完全不同,視乎誰主掌學聯而已。把學聯視之為人看待是十分愚昧的見識。

而且現在針對的不是參與的學生,而是學聯的「決策成員」。因為他們連日來軟弱無力的談判,以及判斷失當,都是在白白犧牲學生連日來的付出。

原文節錄:
原文「拜託!如果你覺得學聯不代表你,那是你自己的立場,如果你真的根據你自己的邏輯做人,你又憑甚麼代表其他人說學聯不代表他們。」

謬誤二,只要把這套成句的名詞換一下,就可以看出犯駁之處。例如「拜託!如果你覺得特首不代表你,那是你自已的立場,如果你真的根據你自已的邏輯做人,你又憑什麼代表其他人說特首不代表他們。」這句可以應用在前任曾特首說自已代表香港人一例上,由建制派議員護航時說。

原文:
這幾個禮拜我見到的反而是學聯非常尊重每一位參與者,他們從來沒有說過學聯能夠代表所有人,只說過會盡力按大家的意見與政府對話,這又算什麼騎劫?!

謬誤三,尊重?一言堂的金鐘談何尊重參與者?旺角的音響公開公平公正地讓人輪侯發言兩分鐘,學聯的周永康也可以上台發言,請問金鐘大台有沒有公開公平公正地讓人輪侯發言兩分鐘?

原文:
第三,對話是所有社會運動爭取的重要一步,沒有對話何來下一步?又唔係搞武裝革命,齋坐唔對話又會爭取到甚麼?既然一定要有對話,那就一定要有代表,由學生代表去參與對話有何不妥?對比起一些別有圖謀的政客,對比起一些對整個民主運動一直沒什麼貢獻或參與的人,甚至一直在攻擊這個運動,然後一見聲勢浩大就馬上加入的人,這群始終有分的學生代表配得多吧。

謬誤四,反正,由此至終學聯從無詢問過參與者談判底線,一直由他們「自已人」擅作主張。底下的參與者,連用口來說反對,你也看不順眼?

而且別偷換概念,現在針對的是談判內容,而不是談判者的身份。如果學聯能公開表明談判底線是公民提名,而且無論任何結果也絕不擅自在談判上妥協的話,我深信無人會反對由學聯代表。

那怕是曾經出賣選民,跟中聯辦密室談判的民主黨,如果願意做到以上這一點,要自稱代表香港人去談判,我個人也不會反對。

原文:
請不要再搞分化,表面上是為民眾不甘,實際上是壟斷民意,拖垮運動!

謬誤五,真是顛倒黑白,同一句應用在學聯不是更貼切?目前正是學聯透過金鐘大台發言及引導輿論、更企圖壟斷旺角佔據區的民意,賤賣連日來集會者應出的血汗。

當然,除了反駁還是要提出建議。

這運動,至少旺角區,我深信是群眾自發的,從連日來學聯企圖建立大會,就反證了,旺角區不是由他們主導。這一點,應該不容爭議。

而學聯說要奪回旺角區的主導權,方便談判這一點,只要學聯再一次派人去旺角區,向參與者承諾,堅持公民提名的底線,絕不擅自妥協的話,我肯定不會再有人如此敵視學聯。因為大家都只是怕再被出賣。

另外,如果金鐘的所謂大台,也願意開放,讓公眾自由報名,公平公正公開地發表意見。也可以打破目前金鐘一言堂的封閉氛圍,更乎合他們口中所說的民主。既可以打破反對學聯者,一直痛斥的小組討論,又可以讓「民意」得以直接公平公正公開地傳達,何為不做?

想要統合目前的意見分歧,除了針對旺角區的反對者,請學聯自身亦要作出改善,難道所有反對者都是分化搗亂?這跟建制派每一次視泛民主派反對的意見,是分化香港,是在搗亂有什麼分別?請正視反對者合理,合邏輯的指控,然後改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