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基本法可否修改?

二. 提委會組成是否寸步不改?

三. 入閘門檻是否寸步不改?

四. 沒有實質提名權的一人一票選舉,不是普選。欽點一號、欽點二號、欽點三號,然後一人一票,最後也是選出中央欽點的傀儡特首。

五. 如果當年最低工資一開始是叫價是20$,現在的這假普選方案,叫價大概是0.5$的最低工資,要不要也罷。

六. 別再用意見書這技倆,俗語有云:意見接受,態度照舊。沒有實質承諾的意見書,只是一張廢紙。

七. 四位官員一再強調,當前政改方案寸步不讓,是要尊重社會有其他意見,並暗示對方才是大多數。我先不論為什麼其他聲音可以得到確保,而目前反對者的聲音連半點也沒有修改空間。我更想問,如立法會議員再一次以五區總辭方式就單一議題,如是否贊成公民提名、或修改提委會、或降低入閘門檻進行公投?政府是否願意接受最終得出的民意,而改進?

這次談判,或許學聯的代表同學們稍為緊張,未能即時揭穿官員偷換概念的技倆。期望下次有更好準備吧,如果有下次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