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振英在接受外媒訪問時表示,假如有公民提名,政府政策將向月薪少於1800美元(14000港元)的階層傾斜。而提名委員會將可確保不會建立福利國家,也能更有空間制訂迎合商界的政策。

牠當年大打基層牌,後來居上擊敗二世祖唐唐,現在卻對當日的支持者說這種話,「狼」的稱號當之無愧。

「民主會導致福利主義」的論點,早已討論多時,先不論政策向窮人傾斜是否必然等同壞政策,我們在這個時候應參考外國勢力的經驗。

拿我們最熟悉的美國來說,既有較靠近左翼的民主黨,也有較保守,向商家靠攏的共和黨。照梁振英的邏輯,共和黨自然沒有生存空間,而民主黨則會逢戰必勝,然而我們看到的現實不是這樣,民主共和兩黨都需要大商家的支持,而歷任總統大多都生於富有家庭,或是身為律師等中層階級,只有極少數出身寒微。

英國的政黨光譜分野更為明顯,保守黨偏右,而工黨偏左。然而左翼的工黨也沒有壟斷選舉,相反黨魁貝理雅靠提出「第三條路」,爭取中產階級支持,才能勝出選舉,擔任首相十年之久。

當然,這兩個國家也不是沒有出現過福利主義抬頭的時期,然而當這種政策出現它的弊端時,選民會改投在野政黨,以改革現政府的政策。可以看到,民主政制的優點在於自我完善之功能,愈成熟的民主國家,政黨就愈會向中間路線靠攏,以期吸納最多的選票,極端的主張沒有生存空間。

即使將畫面一轉,望向北歐國家,也不是梁振英所說的政策向窮人傾斜。將社會財富恰當分配,應該說是同時照顧社會各階層的需要更為貼切。再說,北歐類近社會主義的制度,既不適合「港情」,也不會受到港人這種「經濟動物」歡迎,否則建制派就毋須動不動搬出「福利主義」來嚇唬市民。就算有了真民主,極左政黨也只會被邊緣化,不會有執政之希望。

講了這麽久,有沒有一個國家的政策是向窮人傾斜的呢?曾經有,而且這個國家大家都熟悉。

在那個國家,有個政黨提倡打土豪,殺地主,將土地分給中下貧農。將私有企業全部國有化,人民的職業由國家分配,不需擔心失業。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全由國家負責費用,結果這種政策導致了遍地餓俘,全國大亂,向窮人傾斜的政策導致全民受苦。

結果,這個國家從政治光譜最極端的一邊,急速轉到最極端的另一邊,變成向富人傾斜,令一部分人先富起來。這引致極嚴重的貧富懸殊,最富有的人紅酒當水喝,最窮困的山區學童卻要餓著肚皮上課。

本來,這個國家,在1947年出現了第一次普選,照這條路走下去,以民主政制作為政策的調節器,人民也許就不會受到極端主義所害,能夠以中庸之道,慢慢發展起來。

可是,那個政黨,沒有「袋住先」,沒有「循序漸進」,也未有「有商有量」,而是以槍炮硬生生把政敵趕跑。然後,沒有了在野黨制衡,那個政黨得以為所欲為,導致了災難性的後果。

狼英講得對,政策不管對窮人或是富人傾斜都是有問題的,最理想的情況是因時制宜,政策需要向某一邊傾斜時,就向某一邊傾斜,反之亦然。

而民主,就是人民向政府表達他們需要那一種經濟政策的機會。

月入少過萬四的市民,出來吧,狼英號召你們上街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