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lawrencememories.blogspot.hk/

via. lawrencememories.blogspot.hk/

二十天以來,所有矛頭都直指向689,黑社會、反佔中、藍絲帶、警察、催淚彈,都可以歸入梁振英的名下。而靠著示威者的忍耐與理性,「愛與和平」的旗號也得以保存,令政府的挑釁抹黑無功而還。

但禁制令是出於司法體系。香港未曾「強國化」的中樞,強國人趨之若騖的生活環境,正因為有一強大而中立的司法體系。不論今天的禁制令,是出於政府私心,還是單純針對治安,這一步棋不能再算到689的頭上,而是強而有力,不可撼動的司法命令。

佔領人士心中自有公義,但司法體系也是公義--頂多就是「不合時宜」的公義,當「公義」面對「公義」,就不會有共融的空間,假若起了衝突,也將無比慘烈地收場,任何一方,都會受到不可挽回的傷害與污名。

縱然我們心有不甘,但也不能否認,這是政府自928以後最精準的一招,考驗示威者理性與感性的取捨。其實稍一思考,也知道禁制令不會磨滅示威者的意志,而示威者也可以用其人生自由去堅持佔領,但我們也要撫心自問:此刻我們真的要挑戰司法體系嗎?

政府與學聯將有「對話」,我們也很清楚,這次對話於局勢絕對無補於事,而政府與人民的裂痕將依然存在,我幻想,所有示威者可以一夜撤退,而到了學聯與政府對話失敗以後,再「出師有名」重新佔領。

或者你會想:就直接扳倒司法吧!但那之後呢?甚至想象今天我們可以捉689去遊街示眾,然後又有可能改變人大的高牆嗎?我不知道時機什麼時侯會到,但一定不是現在,目前我們要做的,要繼續守護我們和平的旗幟。司法的「正義」來了,我們寧可暫時遵從,笑而不語去看讓政府再下一次的犯錯,今天政府內只有中共的爪牙與尸位素餐的無能用者,很快,我們就可以有更名正言順的佔領,更聲勢浩大的群眾力量。

再重申一次,這真的只是幻想,是我心目中的藍圖,各有其志,筆者只希望能讀到拙文的示威者,都可以冷靜思考,怎樣才是最好的下一步。

作者:越鹿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