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黃昏六時半左右,高等法院頒發禁制令,禁止示威人士佔據亞皆老街與登打士街交界的一段彌敦道。

有人說,公民抗命本身就是違法行為,法院頒令多此一舉,揚言繼續留守不會撤退。

我也是認同不撤退的一派,但卻不認為禁制令是多餘的。

反佔中人士常指責我們破壞法治,在今日之前,我們可以理直氣壯地回答,我們心知自己的行為違法,但也同時作好被捕和遭審判的準備,法治在這種情況下就沒有被破壞。

但如果我們拒絕遵守禁制令,我們除了非法集結外,會再犯一條「藐視法庭」罪。犯多少條法例事小,不過當我們再被指責破壞法治時,反駁的理據會變得薄弱了。我們這場運動一向重視輿論戰,禁制令對佔旺義士,特別是一些極重視自己頭上道德光環的社運人來說,傷害不可謂不大。

有人說我們可拒接禁制令,但如此一來我們又會被拿來跟圍堵蘋果的盲毛相提並論。別忘了我們當日攻擊他們藐視法律,會反過來成為射向我們的箭。

我無心令佔旺義士灰心,但頒發禁制令後的現在,我們也許需要另闢蹊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