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次唔再講警犬,一黎講到口臭,二黎係明事理既人都會知警犬黑暗嘅一面,淨返果班藍絲帶就由得佢地繼續發夢。佔中已經進行左接近廿幾日,連日黎嘅黑幕、對抗、清場、留守,對所有佔中人仕都產生左極大嘅壓力、不安、恐懼。當企係對面全副武裝嘅人可以無視守則噴眼打頭,當收錢搞事嘅人可以得到班仆街護送離場,我地已經睇清楚香港有幾咁黑暗。但亦正因為係咁,身為香港人,我地更加唔想自己同下一代日後都要係咁嘅環境生活。我地唔似蝗蟲咁淨係識搵方法去美國做難民,我地要做嘅,就係好守護住自己居住嘅地方。

相信好多人同筆者一樣,好憎班警犬。每次睇到新聞班友點樣打班學生法,我恨不得有人搶到警棍就一野扑落佢祠堂要佢絕子絕孫。但去到而家,我地行動咁成功除左因為我地係民主自發冇「大台」之外,就係我地每次都係被施暴一群。弱者永遠得到別人同情,所以就算冇參加過佔中既市民見到學生比警犬打到頭破血流,或多或少都有小小心酸,亦都不齒警犬行為。而警犬高層係錯用催淚彈令民怨大爆發之後,再唔敢用大規模殺傷力武器,最低層狗要發癲最多都「只可以」拉你埋暗角踢獲金。每次清場佢都想我地反抗,最好打死幾件前線警犬(冇睇錯,佢地真係想自己友死),因為咁樣就可以有藉口話我地太危險,之後真槍實彈出齊射瓜我地收工。可惜我地實在太忍得,搞到佢地清完鐵馬就冇藉口再搞落去,被迫收隊。

我地而家的確係要比壓力政府,不過唔係由我地直接比,而係透過我地行動去令共產黨口中所謂外國勢力,甚至共產黨本身去比。依排冇EQ黑警只要拖得愈耐,粗暴對待威者畫面肯定愈多,咁市民自然會愈黎愈對警隊手法不滿。萬一佢地咁「識揀」又拉多幾件外國記者走,咁國際記協同果個國家又要出口,當地記者又報埋一份,世界就愈黎愈多地方知到香港警犬有幾垃圾。當然我唔會望有國家願意真係有咩大實際行動去幫我地依班示威者,但你要知到共產黨心靈係幾咁弱小,只要人地話佢一句佢就會係地下勁碌大叫「操你媽B別管我」,如果每兩三日就有人話佢兩句,佢塊臉一定激到紅過關公,到時自然搵香港689之流上去問責出氣。久而久之最後會點?萬一真係佔黎佔去清極唔走,最好當然係買我地怕搞個真普選,但以中共咁小器性格真係難過登天,咁最有可能就係上演六四翻版,應該唔會有坦克,但流血事件就點都走唔甩。不過世界對中國依個暴發戶一直都唔多鍾意,只要中國一亂黎,佢就會親手將佔中事件推上國際外交層面。

而家我地處於一個膠著狀態,但我地唔需要急於打破,因為中共同689仲急過我地。著重利益話我地阻住做生意商人而家就話我地阻街,但過多排屌我地唔走佢就會轉頭屌政府冇好好解決件事,再加上民心盡失下689又爆單五千萬事件出黎,我係689話真係晚晚訓教都驚醒三次。我地對手本身就沉唔住氣,加上咁多負面新聞,肯定會好快就做野。不過由一班冇腦高層管住一班畜牲又可以做到咩大事出黎?只會將件事搞到愈黎愈不利佢地自己。我地而家要做事就係支持住,然係等佢地自動犯錯,好快支持佢地既勢力就會愈嚟愈薄弱,最後自己玩死自己。所以各位有良知人,繼續幫忙守旺角、守金鐘、守中環、守銅鑼灣。我地唔需要任何暴力,亦唔駛製造任何武器,因為佢地警棍打落我地身上,亦同時將自己一步一步咁樣慢慢打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