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

有線節目截圖

中大學生會會長張秀賢今日接受有線電視節目《周日不講理》訪問時,表示群眾奪回旺角,學聯有一定貢獻及領導,旺角示威者和平亦是因為學聯秘書長落場呼籲;他又指為了增加學聯談判籌碼,學聯應該「重奪」旺角及旺角話語權。

張同學言論如下(摘自《本土新聞》):

主持:「依家係旺角,學聯話唔話到事?」
張秀賢:「旺角依家重奪返啦,咁其實學聯係有一定既貢獻或者領導係度啦,咁依家相對地,我覺得依家個話語權係比以前大左。」
主持:「即係你地可以係旺角度話事/控制秩序?」
張秀賢:「係可以控制到一定秩序既。咁當然有d人去自發,好似尋晚十二點鐘有人自發重奪十字路口,咁最終失敗啦,咁呢啲就係我地控制唔到既範圍啦。但係一般既,比較多群眾既,例如尋日我地有學聯秘書長啦,落左去旺角啦,就呼籲啲人克制啦,咁大部份都已經無衝突再發生。」
主持:「即係你地贊成重奪旺角呢個行動?……」主持二:「佢意思既重奪定係重奪話語權?」
張秀賢:「我兩樣,都應該要做既。因為其實旺角可以攞返話語權,相對地我地談判都會有多啲籌碼,咁相對上我地既控場能力都會高啲。」

據說張同學已經道歉和澄清,不過我還是要說一點自己的看法。

何需組織來控制秩序?

雨傘革命至今,旺角佔領區都沒有大會維持秩序,只要沒有黑社會衝擊,根本上秩序並沒有問題。而群眾也已經學懂如何擊退零散的反佔中僱佣軍。相反,有大會又如何呢?當面對黑道衝擊時,遠在金鐘的大會也只懂得叫人撤退,叫人撤退就等於維持了秩序嗎?

請學聯和張同學不要再當群眾是要管的中國人,或者三歲小孩,在場有的是歷盡風霜的中年大叔,更有年過半百的老公公老婆婆,食鹽多過你食米,何需被你們反過來「控制」?

話語權與談判籌碼的關係

張同學說如果學聯可以重奪旺角話語權,相對上與政府談判就會較多籌碼。

話語權,旺角人人有份,只要舉手排隊就會有咪發言,不需要來奪。

當然我又不會如此天真地認為學聯真的只想要一支咪,「奪得發言權」的真正意思,是將所有人的發言權「奪」過來,統一指揮,統一口徑,這樣才能顯示給政府中人知道,學聯能夠將旺角群眾呼來揮去,以封政府「就算答應了學聯要求,也不能勸退群眾」的藉口。

這樣的想法很無謂,因為群眾和所謂「大會」(雙學)已經基本達成了四大訴求之共識:普選需有公民提名、要求撤回人大決定、特首梁振英下台及重開公民廣場。只要此四點要求全部達成,群眾不用「大會」呼籲都會回家洗澡睡覺。若然只有部份訴求被滿足,群眾會自行決定去留。若然四大訴求全數落空,「大會」勸退只會落得被扔雞蛋之下場。三種可能性都不是「話語權」所能影響或逆轉的,所以張同學何必費神於此?

而學聯也不需要跟著政府的步伐走,總之,四大訴求全達,群眾自然撤;落空,群眾繼續佔領,不需要在語言遊戲中跟其糾纏。

民意如水,學聯如舟

「重奪旺角」言論一出,令人嘩然,為何群眾反應如斯之大?因為928放催淚彈時,大會叫撤;運動站穩陣腳後,大會來搬鐵馬,叫人群開路;黑社會衝擊旺角,大會再叫撤,然後突然有「代表」宣佈解散旺角龍和。我不再評論箇中誰是誰非,但現在群眾聽到「大會」兩個字,或者任何聯想到「騎劫」的字眼,都會像會考生聽到《綠袖子》一樣,條件反射地感到不滿,是事實。

既然民意不喜歡有大會,學聯或者張同學就請別再緬懷過去的台上風光,在旺角做好支援角色足矣,而學聯既已得到民意授權與政府談判,也不應浪費時間於權力鬥爭之上,做得好,旺角群眾那有不支持你們的道理?否則,繼續說錯話,挑動民眾情緒,引起反彈,最終學聯真的失去在旺角的話語權,只會適得其反。

張同學對「大會」念之在玆,這回得了個小教訓,身為中大學生會會長,還請慎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