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警方第一次將旺角清場後,激化了更多的示威者重新佔領,甚至形成反包圍的姿態,旺角沒有金鐘的「人文氣息」,燥動抑壓,每夜峰煙四起,昨夜警方終於爆發,無差別毆打平民,有人因此提出:是否該放下雨傘,執起盾牌?對於此一質疑,筆者不禁嘆息,眼見不少手無寸鐵的大學生、少女、平民被打得頭破血流,滿身瘀傷,甚至遊街示眾,大抵今天真的有人襲警,也不會有太大的反對聲音--但這樣對我們所爭取的目標,真普選,廢除功能組別有用嗎?雨傘運動快將持續一個月,目前各方勢力都已底牌盡出。學生先突進後和平,以換取政治對話;政府先暴力後妥協再突襲,不斷激化雙方關係;中央不欲香港生亂,又明令不退讓不流血;民眾較學生勇武,以遊擊加固堅守各大佔領區;警方則成為了當中的磨心,媒體輿論與日夜佈防令警隊紀律失控,進一步激化強硬的民眾。

簡而言之,這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殘局」。

既是殘局,那麼矛盾就不能一夕一朝內解決,和平也好,暴力也好,甚至假設--真的只是假設--有人炸毀特首辦,或全港市民集體自殺,在極激進或極退讓的手段下,其實也不會有突破的可能。

筆者曾多次強調,這次運動成功率甚為渺茫。其偉大之處,是啟廸我們的下一代,令他們明白,自己的城市,可以自己去救,別人打你,你可以走,在街道上祈禱燒香,會得到世界的支持,如果決定游擊,就要有被拘捕以及在司法系統內周旋的準備。我們不要用汽油彈,我們不要傷害任何人,不要用暴力以對待國家的機器。

是的,聽起來很悲壯。但如果你想的只是報眼前之仇,你心中的邪惡,大抵跟當權者沒有差別;而你能夠忍受警棍與侮辱,直到我們的孩子有天能光明正大地提名自己的特首,心甘情願地投下自己的選票,那才是愛。而正因為這份愛,我們才能有了走下去的正義。香港人,請記得,就算我們和平地輸,也不要暴力去嬴,因為,你不會想以後每一次示威也不流血不收場,因為,你還愛這個城市。

作者:越鹿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