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晚上會和M先生到台灣兩天,星期天晚上回來,請各位讀者佔中之餘不忘保障自己人身安全。
================

最後,想說一點事情。

歷史,是不會還我們一個公道的。

從來歷史都是成王敗寇,然後由勝利者去撰寫下來的。所以,不需要懷疑、也不需要自瀆,告訴自己這次運動我們取得階段性勝利,那是廢話,是給失敗者的安慰,而由勝利者譜寫的史書,將不會有我們的名字。我無論對自己的疾病、自己的工作、以至自己的人生都是要求著「實事求事」的宗旨,錯了就認,失敗了就認,盡了力去做的事情,直指本心,就算是失敗,也沒什麼可恥的,起碼我們光明磊落,對得人拜得神,過得人過得自己。而承認錯誤,正是進步的開端,而面對如此險峻的局面,我們需要的,不單純是熱血,還需要一些經驗和智慧。

請不要誤會,我並不是要說放棄或是什麼,若果未來這幾天出現一些契機,可能會使局勢逆轉,但我看這情況大概也是無力回天。而我想要告訴大家的是,這次我們是險敗,但他們卻是慘勝。在這次失敗的情況下,我們的得著其實很多,起碼社運人士得到了社會更多人的認同、而覺醒者比起以往多了很多,只要你醒過一次,下一次大概也會較易地站起來,(正如只要上過第一次床,第二次基本上也沒什麼好矜持了),而這次學運裡,示威者是以一個令人咋舌的水平成長,由最初on _ _坐著等人拉,到懂得抵抗催淚彈、胡椒噴霧到建鐵馬陣建棚架建水泥甚至建聖堂,在十六天內,這都是一個令人不敢相信的飛躍和進化。而社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它是延綿不斷的,宛如拍岸千濤,第一波你能接得下,可是隨著時間延伸,一浪接一浪的狂潮,終有一天會接不住,所以,這次的失敗,是一次很光榮的失敗。

若果我是政府的話,老實說,我真的完全高興不起來,首先,不談和北京的關係和角力,只是談內部,已經非常頭痛,這一波的學運和上一波的學運(國民教育)相比,進化了十萬九千里,那班中學生完全和以往的政客不同,不是關上門談談利益就會罷休,沒有大會沒有抽水也沒有騎劫,在當權者的眼裡看(尤其是中國的當權者),錢能夠解決的問題,根本不是問題(所以我們才會有自由行和CEPA等等),但是,這班學生這群民眾要的不是錢,就是個大問題了,這一波因為牽涉北京和整個中國政策,大概內地才會支持得這麼徹底,但是,若果下一次的題目只是「波叔下台」什麼的,在如此壯闊的社運波瀾下,誰又不會選擇棄車保帥?所以,對於管理層的士氣來說,這是一場很災難的打擊。而且,加上前線不同部門也受到強烈的衝擊,以後市民的「不合作」水平一定會增加,對前線來說,士氣更是掉至「已經不是加人工可以解決」的水平了。

而更令人感到不安的,是大家心知肚明,那怕在這半年,波叔不再屯地、他自己再沒有收黑金、其他的官員都不再挑戰市民的容忍度,明天七月一日,還是會出現一個前所未見,空前絕後的史詩級別的巨型學運。在這出現前,又該怎麼辦呢?

這一仗,贏得太慘了,下一仗,真的還有那個信心會打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