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社交媒體上看到路障被強拆,心裡很是憤怒。

尤其是當黑白兩道都如此通力合作,我心裡還真是萌起無力回天之感。

「看來,還是棋差一著。」我看著M先生在中環辦公室居高臨下發給我的照片,我不禁感嘆大勢已去。

M先生不知那裡來的熱血,跟我說他想要放下工作到樓下幫助加固鐵馬(其實是德國人基因問題,他見到建造東西和機械就會變得異常地興奮。)

我連忙制止了他,我可以犯險因為我是個一個打三個也能全身而退的角色,但是M先生沒有我在身邊,連行路也會絆倒,我怎放心讓他犯險?

一氣之下,我在facebook裡寫了句:「買幾十袋英泥堆埋再倒水,看誰人拆得走?」

然後,暗裡盤算,下班時去附近的五金店買英泥。(我就是這樣的人,明知大勢已去,卻是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說是身無彩鳳雙飛翼,卻是心有靈犀一點通,原來,和我有同樣想法的人不只我一個,我放工後,由於太晚買不及水泥,但看到facebook上已經有人開始在銅鑼灣加英泥,看到這裡,還是覺得,其實還可以再堅持多一回吧?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金風者,西風也,玉露,即水也。

一包英泥,遇水即成固土,配上近期轉吹的西風,老實說,這個組合真是佔盡天時地利,老實說,這個政府也很不幸,平時九月十月天氣那有這麼的涼快?但由於最近天氣都很好,那怕市民睡在街上,幹體力活,都不那麼的費勁,而更有利的,是水泥的凝固速度亦會大大提升,或許,只要捱過了明天,待一切都成型了後,屆時要拆走鐵馬,已經不是單靠一班老人家能做到的了。

看了一些人對於此舉的留言,有人說這樣會損毀道路有違公德,有人說這令到雨傘學運變得不和平,而我想講的是,這場學運不是平時的七一打飛機,這是學運這是抗爭,難不成我對著暴徒們唸李商隱的《無題》他們就不會拆路障、他們就不會打學生?當學生被人打到仆在地上時,你又在做些什麼「符合公德」及「愛與和平」的事情?針沒札到肉不知痛,是常理,但是在別人被針札了後還說風涼話,就是無理,你這麼有公德這麼的愛好和平,下次有黑社會來時,就派你出去感化他們吧。

香港這麼的一個大都會,要真的移走幾舊水泥,還是有那個錢的,那筆費用亦未至令國庫空虛民不聊生,我們請一個司機來反佔中,三小時都兩千元吧,這點錢,對香港來說,又算是什麼?我們香港一天鑽爛多少條路去鋪電線鋪寬頻鋪水管,怎麼又不見你做個環保小先鋒投訴一下相關部門?

親愛的,愚昧沒有罪,但on9卻是罪大惡極,你明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