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為每個走出來做社運的行動者都應該有效益主義的思維:目標為本,做有用的事,試可能有用的事,一定沒用的事一定別做。如果你堅持理念,只肯說或者說正確的事,而沒興趣考慮效益,那就當鍵盤戰士吧!

以警民關係為例,走出去的行為者,請不要挑釁警察。重點不是警察deserve不deserve 如此對待,而是這樣做有沒有用?能不能幫你被拘捕時少受一點屈辱?能不能讓你見報並把公眾的同情換成指向警察的武器?能不能有助社運本身的目的?(東北不 發展、真普選…..)Come on james,成熟一點吧!社運的源起可以充滿激情,但得以充滿計算的方式運行。

世上每件事都逃不過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Utility。社運行動第一週很振奮人心,第一宗警方私刑令人痛心疾首,第一次放催淚彈令人痛心,接下來,人們就會慢慢麻目。Face it,每個人都終將被喜新厭舊的觀眾踢下舞台。我欣賞每一位願意付出的人,但也希望大家能以效益主義的角度考慮損益表:或許你和平靜坐二十年還能得別人同情,但你一旦被人拍到暴力行為,你的形象受損不要緊,你的理念呢會不會受牽連?

政治即舞台,你不光要有新意得來保持優雅,還要自己找好下台的路。做了沒用的事,就不要做;盲動只會折損自己的力氣。大家都認同社會運動是持久戰,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