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才並不打算潑大家冷水,只是縱觀半個多月來的遮打革命,香港人渴望爭取權力,去選擇自己命運的決心,還是遠遠不夠。為此忍耐不着,惟有動筆寫幾隻字。
是的,即使運動參與者的我,也清楚明白:九月尾至今,是次運動,無論人數、規模、行動都不足以撼動北方,去作出那「接近不可能」的可能。

可能嗎?就三個據點十萬未滿的人數,我就先不計行動程度了,只是丁點人(而且大多是晚餐型集會者),我想你是掌權者,既看不到這些示威者的決心,也不感到威脅。

我們自HIGH是可以的,但實在要認清現實。如何和平、多有創意、政府及警方如何地柒,都不能達成我們的目的,也傳達不了我們的真正決心(如果香港人真的有這種決心的話)。

怎樣顯示出決心?很簡單,一直都說的 -- 人數。

七一出來了一百萬人。這些在額頭貼上爭取民主自由標記的人,到底失蹤到哪裡去?
這真實的遊行人數,掌權者是知道的。那麽稍一對比,現在的佔領運動,該如何評價?嗯,是有批人走了出來,做了點事,但也就這樣。看不到決心,看不到你們能有多團結、多有力量。

如此人數的少數派,你是最終決策者習生,會感受到改變主意之必要嗎?

其實,某程度的妥協及主意的改變,是有機會出現的。
條件是:我們充分將爭取民主自由,香港人去選擇自己命運的決心決意,完完全全地展現出來。
沒有百萬人齊集金鐘的氣勢,我想十一世也不會冒未知的險,去做對他來說沒必要的重大改革之決定。然而,若有的話,他也未必沒可能,以這樣一個理由去做一點事。
我不是說他是個多開明的改革者,只是現實地考慮,如果在萬中之一,有能使他作出讓步的情況,就是現場出現足以撼動整個香港的人數,這人數背後代表的決心,這決心展示的,香港人為未來而大規模集體行動之可能。

四中全會,是個轉機,是我們香港人自救的良機,有消息指,解手軍是不會出動,而那些背後指揮黑勢力的「人士」也被除去,港共政府能用的不過是疲態盡現的警察和私煙淨心之流的嘍囉。
若然在如此天時地利人和,那些自認愛好自由、追求民主的已覺醒香港人,尤其那些去了七一遊行現在於家食花生的你們,還不趁機用你們的腳表態,顯示我們香港人的骨氣及決心,反而是自我放棄命運選擇權的話,將來的你和你的子孫後代受盡極權之苦,就不要怪他人,怨的僅有你自己了。

你,能負起這責任嗎?
又,
你,能去多盡?

想清楚答案的話,到金鐘回答我吧!

文:遠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