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8至今,香港人經歷了這麼多,都不會再相信這個政府是以民為本的吧?

學聯聲稱會和泛民發起全民不合作運動,可暫時只聞樓梯響,泛民也只在立法會搶了一兩個委員會主席來做。即使人民力量發起全面癱瘓議會的拉布運動,但其他泛民黨派卻消極回應。也許是出於門戶之見,又或許是出於對2016選舉之考慮,只餘雙陳在孤軍作戰,這實在是令人遺憾。

除了議會抗爭外,雙學一佔卻又未有發起其他不合作運動,讓市民跟隨,好像林鄭宣佈擱置會議那一著,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所謂「全民不合作運動」,只好胎死腹中。

細心想想,啟發自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強調杯葛不義政府的制度,包括下列幾項要點:號召印人辭去英人委任的官職,不參加英人領導的印度政府;不向英人主持的法院起訴,印人糾紛印人自己解決;不接受英國人教育,從公立學校領回自已的子女,轉自印人自辦的學校;印人的錢不存入英人的銀行,轉存訴入印人自辦的銀行;不應徵入伍,不繳納稅款;抵制英貨,改用印人自製的物品,穿用土布等。

以上幾點,香港人卻未必能照辦煮碗,一來,甘地的不合作運動得到全印度人民支持,聲勢浩大,雙學一佔卻未有甘地之魅力,香港人也只怕未能如印度人萬眾一心;其二是中國過於龐大,罷買中國貨等行動恐未能動搖其根本;其三是罷交稅款的行動有違法之虞,香港人敢出來堵路已是難能可貴之舉,但不交稅,法律責任就不如佔路般分散,而是集中在自己一人身上,普通人未必能承受如此風險。

而其實「不合作運動」的目的,在於以種種消極抵抗增加政府的管治成本,並不強調一定要犯法,只要目的達到,手段如何不重要。

那麼,與其不合作地犯法,不如做個好公民,跟政府好好合作,而且是極其合作,絕對合作,超級合作。這個「超合作運動」受葉一知老師啟發,臉書上也有一個「超合作運動」的專頁。

筆者也有一些「超合作」的提議,老老實實,有些只是狂想,未曾求證是否可行(因為本人太懶),僅為拋磚引玉。

1. 做一個求知欲強的公民,對公共事務有任何問題,都發送郵件或打電話到政府部門詢問。例如與教育局職員瘋狂討論大學學制為什麼是四年而不是三年、瘋狂詢問醫管局職員那間醫院的護士最漂亮、向審計署職員查問20年前甚至30年前的審計報告、向懲教署查詢那一間監獄準備用來監禁佔中人士,等等。

2. 做一個有正義感的公民,見到任何違法行為都應該舉報。看到有人紅燈過馬路?立刻打電話到警局報告!看到任何車輛停車不熄匙(多數是警車)?立刻向環保處投訴!見到任何可以舉報的東西都要舉報!

3. 在佔領區為警察打氣,狂播《香港生命》、《無怨的信念》(張宇人版),勢必士氣大增;或者給他們照鏡,讓他們看看自己

4. 經常向控煙辦舉報有人食煙,當然,人是會流動的,當控煙督察來到後卻找不到肇事者,也不能怪舉報的人,對吧?

5. 我很喜歡寄信,去到那一區都要寄,例如情信乜乜乜,但又很沒記性地忘了貼郵票,對於這種情況,郵局有幾種做法:

如果寄件人寄件時貼的郵票不足以支付是次郵寄費用,郵局就會先抽起有關郵件,再貼上或印上欠資郵票,再安排時間派郵差上門派件及收錢,或者寄到附近郵局再發卡通知領取,而需時亦最少一星期。

如果收件人拒絕支付有關欠資郵費,郵差就會將郵件退回郵局,再根據郵件上的回郵地址,將郵件退回寄件人,並向寄件人收取欠資。

如果郵件上沒有回郵地址,有關郵件就會交由郵局處理。

那麼,若果你寄信到禮賓府想為CY打氣,但回郵地址不知道為什麼寫上周融的住址……你懂的。

不過也有弊處,就是你要準備一定郵資,是否值得就自己衡量了。

6. 積極配合《權力及特權法》,以下是來自網民小黃菊的建議

古語有云:「就算一張廁紙、一條底褲,都有佢嘅價值。」

為配合立法會引用「權力及特權法」,等佢地能不偏不倚,鉅細無遺,查出佔領行動背後資金來源及組織。呼籲各界人士,如果有捐過一支兩支水,一兩盒退熱貼,幫手買過飯,看過檔,吹過雞,無論幾微少,幾微少嘅動員同協助。唔洗唔好意思嘅,依家報效國家嘅時候嚟喇!

因為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382章 第9條(2),賦予「任何其他委員會行使」,「命令任何人到立法會或該委員會席前,作證或出示其所管有或控制的任何文據、簿冊、紀錄或文件。」嘅權力。即係「如果」有「一個委員會」覺得你地嘅證供有用嘅話,理論上佢地可以請成千上萬個證人上去作供。唔敢講話立法會會癱瘓,只係相信真理係愈辯愈明啫!

大家識做啦!

7. 輔仁媒體有文章倡議分開多次交稅,我對此建議效果感到懷疑,不過姑且轉發。

總會有人說,其他公務員/政府機構是無辜,不應騷擾他們。我同意,其實在場每一個人包括警察在內都是無辜,真正罪有應得的人,全躲在自己的官邸內風流快活,我們沒有辦法,只能以增加政府管治成本的方法,逼他們出來面對群眾。

戰爭中誰不無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