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中立?

這種人所表示的理性中立,大多數就是「沒有政治立場」,「不想去理會」的意思。這些人比不想表達意見的人更多。

他們自己過得好,飲飲食食,結婚,供房子。這些覺得自己做到,就可以完全不理他人死活。

他們甘於制度的不公,甘於被制度剝削,所以連爭取自己的自由和權利都覺得是浪費時間,所以就說自己是理性中立。

他們對公義沒有概念,更加不會去保護被社會上被欺壓的人。

因為他們因循規則,固執規則。皆因他們習慣世道而不想改變世道。

因為他們心底裡覺得社會不公義才是應該,才是常理。他們每一日都希望自己能夠「利用」世道,從中得到無窮的利益,學法律的就走「法律罅」,學商的就用財技。

這些人本身的存在就是殘暴社會的幫兇,而不只是「只想過生活就好」的人這麼簡單。

這些人只會不斷地訴說著你很愚蠢,沒學聰明。而他們不知道自己的做法本身就為害著社會。

他們不知道自己因為因循和「聰明」而得到的一分一毫都是出自其他人的血汗。

我打從心底裡憎恨著這些人。

世道的變化,遲早也會逼得這些人歸邊,這是一定會發生的。你看看文革就知了,你不是革命的,就是反革命的。

如果他們不醒覺,最後就會很自然的歸入反公義的一方。因為他們自己的利益是最重要的。文革時你兩邊都不想去,但只因為你不想死,你就去革命,就去批鬥自己父母和老師一樣。

看看民主黨?自命理性中間民主派。談判談判,不是為了港人利益而談判,只是沒立場下,為談判而談判。最後搞成什麼樣?就是跟中聯辦合作,損害香港利益。

小弟大膽在此預言,這些理性中立的人將來會繼續是香港民主自由路上最大的禍根(根本一直都是了。)。就因為上面寫的簡單理由,就足以將這些人斬草除根,避免他們成為將來的助紂為虐的敵人。

當然,小弟寫得出這些篇幅,就不是真的想搞批鬥,而是與人為善,借文字令大家了解自身的自私和不聞不問對社會的禍害,讓你們了解有幾多人因為這些行為受著苦痛,甚至被逼走上街頭,示威,暴動,甚至革命。

社會和政權不是這麼壞,對話能夠解決問題,理性中立真的能夠令所有人安居樂業的話,我去用自己有限的生命去追求自己的理想不是更好?還要準備犧牲自己的性命去跟政權對抗?醒覺的人們還要每天苦口婆心的叫醒你們?

因為香港社會需要你地表示自己的意願,你們願意為哪一種聲音,甚至陣營出力,這已成為一種為救助亂世的社會責任。

你有權利表示理性中立,但你已經沒有資格了。
(以上是取自小弟在臉書上對其他文章的回覆再重組而成的文章(……靈感嘛就是突如其來的),小弟暫時未想公開自己臉書的花朵,如大家知道小弟花朵就暫請不要說出來XD,江湖事,江湖了,一切以後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