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抗爭都會有一群「中間派」走出來說「警察是市民的朋友」,這次雨傘革命都是不例外。由佔領第一日講到現時都繼續周圍去說警察乜乜柒柒,從前遇見可能認為你本身政治冷感不識現時局勢,現在雨傘革命觸發到一群本身政治冷感的去關心現時狀況了,甚至比你衝得更前。到現時依然自說自話當警察是朋友的,除了可以認 為你是「鬼」,亦可以話你不肯面對現實。一群人年到四五十歲,就自持「長輩」認為自己的說話比其它的更有份量,以自己幾十年的經驗去控訴年青人「我食鹽多過你食米啦」,其實對警察的認知仍停留在數十年前,被電視台不停播放的警匪片洗腦,當所有警察都是正義的。

今次雨傘革命,我們可以見到警察不停噴灑胡椒噴霧,瘋狂發射催淚彈,國際間所有人都得悉的,你不要跟我說你甚麼都不知道。遠在天邊的外國人不停派記者跟進事件,近在咫尺的香港人竟然對這個城中熱話完全不知道?究竟我們是否存在於同一個時空?當你面對警察這種暴行,都是強行將警察拉進你的朋友圈,你憑甚 麼?警察唔係咁諗喎。他們為了否定「警察是市民的朋友」,就「幹實事」出來去證明給你看,就是不斷升級他們的無恥行為,不惜繼續去消費警察僅有的尊嚴,連番和黑社會合作打壓示威者。看到此情此景,「中間派」會嘩然,然後用他們的「理性」去捆綁自己的情感,說:「警察都是打份工姐,迫於無奈要用武力打壓示威 者」。在這世界上,又可以盡情打人又可以人工高福利好,然後被打壓的一方會走出來為你護航,哪裡有這麼好的工作?只此香港一家。

你們的縱容造成警察越來越喜愛暴力,盡情將自己的慾望發洩到示威者身上。龍和道一役,警察瘋狂圍打示威者,在眾目睽睽的又有,在暗角的又有,你可能會學GEM講句:「洗唔洗咁啊?」,但你們是有份做成的。長期看電視接收資訊的「中間派」,每次都是作為「觀眾」去指點江山,各打五十大板去自顯清高,為自己 「出淤泥而不染」而感到驕傲。食屎吧,想走又要無能力移民,留下來又不肯面對現實,明明身處地獄硬要說自己仍在天堂,每天發放離地訊息去取悅自己。你們不敢走到現場,就是害怕去直擊真正的現實,害怕警察真的拿著警棍恨恨的扑Q你令你以後不能再說「警察是好人」去欺騙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