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數天佔領運動變化較大,經過政府/中央出手,出現反佔中、藍絲帶、各商會及工會動員,加上CCTVB力推各社會民生假數據,已進入了民意逆轉期。學聯以為放棄金鐘道可換所謂中間派支持,其實運動一開始就沒有中間派,所謂中間派只是一群口裡說支持民主,身體卻誠實地接受圈養的人,他們只希望以番工慢慢等民主來臨。學聯受佔領區民眾多日的麻木,以為道理感召是萬能,其實是誤判,反而令旺角民情更脫離金鐘,今日(14/10)又輸了金鐘道,可謂錯棋。
以現實主義說,政府拖延不談判,運動連迫使談判發生都做不到,當中欠缺的是商界對政府的壓力。雖然中央棋先一著在富豪團封殺商界嘴巴,但抗爭運動又確實沒有對大商家構成壓力。其實自美國911事件後,中環各重要機構早對「辦公地方發生事故」作應對方案,及後「佔中」又給商界年多時間準備實踐,即使中環被佔也不會有效衝擊經濟。壓力反而落在警察、小商戶、道路使用者等,易於被騎劫表態放大。現時又遭黑白兩道施清馬清人戰術,士氣受打擊,即使民眾再自發擴大佔領,也如強弩之末。我敢打賭即使警方武力再升級,反撲之力都大不如第一次催淚彈之後,抗爭運動就見敗象。

那是否甚麼都不談判就撤退?也不可,其實撤退就是談判最大的籌碼,也是悲觀的最終手段。現在政府就是認為學聯不代表民眾,拖延比談判更有效,因而不談判。談判要首先整合民意,最少都要得到金鐘民眾授權談判目標,若達成則撤退,籌碼才得顯現。另外是談判需要合法,即基本法。看倌如不服基本法可以在談判目標加入修改基本法,現實如此,要怪就怪偉大的英國,輸掉香港前途談判,留下讓港人食屎的基本法。合法目標下,我們可以爭取,落實全面直選立法會:我已多次強調這個比普選特首更重要;同時也可以爭取修改基本法,從而合法地引進公民提名,而人大的決定,可以要求人大補充及承諾落實修改的時間表路線圖。

如果看倌閣下是旺角戰士,相信已經眼火爆,說我是左膠,既要求受權金鐘,又要妥協人大落閘,更沒有要求689下台,連中共時間表路線圖都袋住先,可恥!對,現實主義是可恥的,但如果民意逆轉持續主導,黑白兩道慢慢陰乾民眾,一旦警方開始拘捕,市民有可能不停重返佔領地無限loop嗎?當然激情也有機會殺出血路,但也可能顆粒無收,提出現實主義是希望不要出現顆粒無收的結果,大家都希望有所斬獲。

另外一題,港大學者鐘庭耀的popvote勢將啟動,如「是否應該撤退」一題真的出現,請不要投「撤退」,不論最後投「撤退」的百分比有多少都必定打擊士氣。港大學者鐘庭耀是學者,不善搞政治,只對數據結果分析興奮。此題,絕對有毒。

作者:尼爾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