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之間,香港人,尤其是青少年,由螢光幕前走到警察防線前。在毫無預告下,香港人都從沉睡中甦醒過來,八十七個鬧鐘,喚醒了十多萬個還對香港又愛又恨的市 民。就是這場學生運動,加上令人反感的政府,推動大家走出來。縱使這場運動的目的是爭取真正普選,但現場卻常聽見這個句子:「保護學生」!在一個先進文明 的城市,年輕學子被我們保護,難道不是常識嗎?

在差不多關閉了一個星期的門常開政府總部外,我們日以繼夜都坐著等待政府回應。在還有自由的香港,很多年長的市民對我們有意見,說我們被騙被利用,佔據馬路只會影響到其他市民…但我的夢想依然推動我到了這條屬於香港人的馬路。如常在這柏油路上做專題習作的我,被一位伯伯注意到。伯伯站著注視了我一會後, 才溫柔地向我介紹一張傳單,並以「火雨」自稱。傳單上印上了一些我看不懂的化學品名稱,可能看見我滿頭問號,他細心地向我解釋。

言談間,知道了原來火雨伯伯已經八十多歲,並早已有很多機會可以移民,只是不捨得離開這個生活多年的「家」。他年輕時是攻讀物理化學系的,縱使不知道政府會有什麼行動,看不過眼政府對待學生的火雨,決定盡一分力去教我們如何有效去保護自己。一切一切的原動力,只是因為良知與公義,加上熱愛香港的一顆心。

在我與朋友,還有身邊的同路人邀請下,火雨伯伯坐下來,與我們傾談下來。並解釋道:「常見如石油氣,不小心使用,也可以奪人性命。所以我製作了傳單,就是要教學生們有效地保護自己。」溫柔的聲線,細心的觸覺,就像把我們都當成自己的親人一樣地關心。他續說:「那個梁特首好可能會失去理性,所以一定要做好防範啊。」只是簡單的問候和指導,不會令我們成為化學專家,但已經能夠撐起我們辛苦了一星期的身心。

對著看不清楚前路的我,火雨的太太問了一個問題:「如果現在你可以移民,你會否離開?」一時之間,我也答不出。對一個有豐富文化色彩和各國特色共存的地方, 怎會捨得就這樣離開呢?我照直回答。想不到原來火雨和太太也一直在反思要否再申請移民,一路看著香港的變化,大家也是一樣的迷惑。

面對過大半個世紀的人生起伏,火雨提醒我們要正面去面對一切的事情。正如他的傳單上的言詞一樣,總叫人不要氣餒!「和平,理性,忍耐,智慧」字字珠璣的火雨 叫我們緊記,而太太則說:「始終我們會發揮到香港人的精神和內涵的。」短短的一次對話,讓我們看到現實的香港人的另一面。人生,不是為錢而活, 失去再多的財富,也可再賺回來。可是人與人的關係,就不一定可以失而復得了。我確信這就是真正支撐我們雨傘的力量,就是人與人的力量。

 

Pen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