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和自由從來都是說人多。

民主是民為主人,民為眾,永遠是多的一方。人民做主,就是以多的一方做主,但大家總不會有完全相同的訴求,有這個情況時就用投票解決,得到多數支持者勝。簡而言之就是小眾服從多數,「人多蝦人少」。

那自由呢?簡單說自由是在說我們有選擇的權利。我們能夠選擇聽什麼聲音,說什麼話,做什麼工作,愛著誰,錢怎樣用,過什麼生活,等等,而選擇權利不受任何控制, 而且自己去承受選擇既結果。……那關人多什麼事?

當兩種自由有衝突時,是以越多人能享用既自由為優先,而較少人得到的自由就要讓步。比如家裡面四人,爸抽煙的,其他三人都不抽。如果三人都覺得抽煙令他們覺得辛苦,希望叫爸不要在家抽煙。那爸在家抽煙的自由就要讓開,而行使「免於吸煙危害身體的自由」就是優先。放大一點說,為什麼路段會讓集會人士先行使用而不是路過的人?就是因為集會人士爭取著大家的自由權利,路過的人只是為了自己目的,所以必須要讓開與集會人士先用。

不過當中有一個吊詭的情況。再用上述抽煙的例子,如果爸抽煙,只有媽反對,子女二人沒意見?爸媽兩人各執一詞,抽不抽煙的事情解決不果。子女會成為用民主自由解決事件的重點。子女兩人如果年紀小至兩三歲,如果尊重他們意見的話,就要等子女兩人作出決定,那有些難度,因為未有自己意志。然而長大後,情況可能是兩人都覺得煙味沒有所謂而表示沒意見。這可能成為了羅生門。因為子女兩人是同意爸的抽煙自由但是覺得這不影響大家(子女兩人)?還是他們選擇放棄自己個人(不是大家)的「免於吸煙危害身體的自由」?

我並不是學者,沒有專業解釋或意見提供。但我覺得這種意見「中立」,甚至是「沒有意見」的問題是,當中的決定是缺少了一種東西,這叫「社會責任」。

社會責任就是說,你生存,生活的這個地方給予你生存,生活,發展你人生的機會和力量,而你有義務為社會負上責任。而形成這個地方的元件是人。所以,你必須要為這個地方的所有人決定一個大部分人都可以受惠的福祉,和回饋給社會上的人。

大至需要做選民去投票選出議會代議者,去交稅予政府,小至家裡面大家決定買哪一台電視,和大家分擔不同的燈油火蠟費用。這些都是社會責任。然而盲點是社會責任絕大部分都是「自發」,並不是「強制」實行。我認為,社會責任才是令社會運作能否變得更完善的關鍵。

在抽煙的例子上,子女如果有社會責任的思想,會開始想抽煙本身對身體有害,抽煙雖是令爸高興,但其實對全家的身體都有不良影響。就算子女能投棄權票,都會去選擇一個令家的運作更有益的一個選擇,就是反對。(反正出一出家門抽,又或者去陽台抽哪有什麼所謂呢?爸也爽,其他人也爽。(笑))

放遠一點。香港的商家為什麼人人喊打?(以地產尤甚。) 原因同樣是沒有社會責任概念。

以商業做例子,例如大商家做買賣賺大錢,扣除買貨、鋪租、燈油火蠟和人工之後,剩下是利潤。打工仔在大商家處得到人工,就去小商店買東西,小商店老闆賺到錢,又去買貨(可能是其他商鋪,又或者是大商家的貨品,隨便啦)。商家賺更多錢後,通過加人工去令打工仔得到更強的消費力,這就變成一個循環。這是滴漏效應。

其實到處都是這樣的啦,為什麼香港人生活這麼難?如果大商家賺到的錢可能為了公司「長遠發展」,甚至是為了儲蓄,而沒有為打工仔加人工?那,事情會變成打工仔沒錢買東西,小商店亦很難賺到打工仔的錢,小商店亦難賺錢擴大經營。

有人會說,公司發展,甚至老闆儲蓄後買自己想要的,也能滴漏呀。因為大部分資源同財富都累積在大商家的手中,大商家就自然控制了其他人得到錢的機會。常理地去想,當自己有巨富,當然會去選擇更好,更優秀的東西。如果這個世界沒有分窮富,大家的實力均等,那當然不會有「更優秀」的選擇。但有窮富的前題下,各自提供的物品,服務,或者公司的規模都有質素高低的差別。人在能選擇下,哪會選擇退而求其次?這是人性。當大商家能夠有力量選擇更好的物品,服務時,亦表示小本經營者不能從「滴漏」的最上層處得到第一二層的財富,更加不要說大商家旗下的小職員。加上華人有儲蓄的根深習慣,會令滴漏的效果變得更差。

大家只顧利潤放大,只顧儲蓄,而不願為他人給多一點。當這成為了趨勢,就沒法了,成了現在的貧富懸殊。

社會責任因為不是「強制」,沒有什麼法例監管,那就只能提倡要由「既得利益者」所做起。加人工,加稅(政府當然要將稅回饋市民本身,否則沒有意義,好像現在一樣),或者改善待遇,減少工時(這兩種就是打工仔的質變,令生產力增加)等等。

但既然是「提倡」,就即是可做可不做。不可能排除華人是種偏重自私自利的問題,又或者是「其他人不做,我幹嘛要做,豈不是要我吃虧了嗎?」的思想。所以,能夠改變這個現實的,就是每一個市民,都為社會爭取「強制負責」社會責任的,並且由所有市民開始一起建立「應該」甚至「一定」要負上社會責任的意識。期望能各自令一個齒輪動,整台機器就一起動。

現在大家應該明白,為什麼那對子女,和社會各界所有人要有「社會責任」的意識,為家庭作出令最多人能得到的自由,權利是這麼重要。因為不只是子女,而是整個家庭,都有社會責任的概念的話,家庭才能無嘈吵聲,安寧地生活下去。而不是爸媽因為大家各執一詞,令每天家裡四人全因為抽煙之事而不得安寧。放眼到社會,財富極偏重一方,權力的不平等,社會民不聊生,都是因為社會上「每個人」因為完全不重視社會責任這最重要一環。

今日的香港,上至富人,權勢之人,下至每一個星斗市民,是極度需要社會責任的提倡、教育和實行。社會責任絕對是民主和自由的基石。大家可用中國做一做比對,就知道上至官商下至市民,完全漠視社會責任的恐怖。

爭取民主自由的人總是批評這些,每天只記掛著找個好老公,又或者供樓上車,對世事不聞不問,令到自己沒有煩惱,安寧渡日就好的人,原因正是這群自認為中立的人是最不重視社會責任的。他們除了不知道自己接受著低人工,奴隸待遇,低質素的生活,一直受著社會不公,自由和權利被剝削的苦而不自知,還要因為這群人的中立和沉默令到其他市民在生活甚至生存上失去更多的權利和空間,受著可能比這群人更大更深的苦痛。(你媽的我想起竟然可以有人對被非禮的人表示「抵死」兩字,我真的上火了。這真的稱得上是經典。)

我本人對上述這些人予以深切譴責。因為你們的自私,就成就今日的共業。

相反神奇的是,在雨傘革命,每個人都自發地整理垃圾,尊重說話同行動的權利,大家貢獻自己的時間和金錢去留守,貢獻物資,分派物資,合力阻擋警方,以及政治喪屍和黑社會的攻擊,甚至排拒左膠,為著民主自由的共同訴求而奮鬥。沒有人是空手來去,每個人都出心出力,為了這個運動順利發展,大家都做多一點而不去計較回報。其實這就是每人在「革命圈子」裡,盡好自己的社會責任後產生的一種和諧。這個圖畫就是社會責任和民主自由結合下的理想世界,而且証明這個理想世界依照社會責任的規則是真的能夠實行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