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讀者,在寫我的遊記前,我還是想多發一篇文章,說說我的近況。

很老實說,最近開始找工作了。

這間公司容不下我,或許,我該說是,我容不下這間公司。

在「佔中」的議題上,我和上司基本上已經勢成水火 — 我的上司收到了高層的MEMO,說明所有參與佔中的員工都是「有違公司理念」,換句話說,若果我支持/參與佔中的話,就是和公司的「理念」對著幹。

而很抱歉,公司的網頁是我負責的,公司的「Mission & Vision」也是由我親手寫出來再經由高層批准的,所以,大概什麼是「公司理念」,我比任何人都清楚,公司的理念內裡不包括「愛國愛黨」及「盲目親中」。

當然,能凌駕「公司理念」的,大概只有「老闆理念」,中小企最令人痛恨的地方,並不是它的待遇較差和資源不足,而是所有員工都像是老闆手下的棋子似的,跨國公司會傾向尊重文化多元,但是我們這裡,那怕有數千個員工,我們仍舊是老闆意志的延續,老闆就是這個領土的皇帝,也就是最高的意志,他說東你不敢說西,他說南你不敢說北。

早前,關於同志議題方面,由於老闆是一個「虔誠的基督徒」,所以我們已經要對此三緘其口,不能作個人表態,這個我已經忍讓了,畢竟我也明白不是人人都能接受同志,而的確,同志議題在全球各地讓有很多很多的討論空間,這點我絕對明白,所以我也很克制地在公司忍地吞聲。

但是,來到這個議題,在民主方面,我認為這已經是來到普世價值的層面,誰是誰非大概有心人一眼就看得出,而我們公司卻在這個議題上大力地打擊員工,甚至可以說是利用威脅的手段迫使員工放棄自己應有的人權(示威的權利),抱歉,我真的接受不了。

世界上有成千上萬件的工作,為什麼我偏偏要做一份不正義、不公義的工作?若果靈魂與人格真的有價,我需要真的這樣去賤賣自己嗎?

抱歉,不是我「有違公司理念」,是公司「有違我的理念」,天大地大,這也不過是工作一份,工作丟了不會死人,但人格丟了卻是雖生猶死,所以,你說我任性也好,這間公司,我再待不下去了。

而壓斷駱駝背脊的最後一根稻草,其實是M先生,因為他說在未來幾年後,他不打算在香港定居,而我當然會跟他一起走,我想,若果有在香港跨國公司工作經驗,在外國應該會比較易找工作吧?

所以,大概也差不多是時候準備一下自己,準備一下轉換工作,而在下一份工作,除了更好的待遇外,我更需要的,是一間懂得正義和尊重文化多元的理念的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