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挨過了很多…不詳述,佔領運動明確地會是持久戰,時間愈長,會有兩個隱憂的可能。

一是來自中西區的市民、家長,本來這區的人已經很建制,不建制也是政治冷感。如果長時間影響他們的子女上學,日常生活出入不方便,「反佔中」一方可以加以利用,或者自願加入成為反彈之民意,必定會被小題大造無限上岡上線。

另一可能是經過超過一個月的佔領行動,整個香港適應了,長線樓股如常,影響少,談判籌碼自然減少。還有一點是快將進行的談判,那不是大學辯論,政改三人組亦非689、囤地波之流,還會公開直播,單是公民題名要跳出了基本法已經難招架,遑論廢除功能組別,絕對會是一場硬仗,容易在市民面前失分或被敵人抽秤,絕對是危機。

面對隱憂,有幾個(愚)建議
1) 軟手段:學聯/運動參與者可以到中西區街頭上多做地區工作,如展示標語,向受影響市民解釋及政歉。不建議成立支援基金協助受影響商戶,操作困難易招話柄。
2) 硬手段:適時自動「吹雞」,要向中央清楚表示事情未解決,未有達成訴求,免得有人傳「散水」假象給中央。
3) 雖然不願意,但亦要與立法會泛民配合抗爭,否則政府沒有壓力。
4) 和平的時候,亦是向警察遊說之時,我信人性本善,再有事發生時,希望多一個良心警察。

每個香港人,可以行出來支持的,請出來,民主不會抗爭十天就得到。

作者:尼爾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