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HKGOLDEN

via. HKGOLDEN

 

獨立媒體作者安能茍一篇名為《遮打革命的暗湧,或香港的魏瑪現象》指,雨傘革命在旺角開始變質,發展成一個由本土派主導的「排華運動」。作者一開始就表明自己敵視本土派,而他最不滿的就是本土派騎劫了旺角,並有向港島蔓延的趨勢,所以,他號召左翼現在就要開始著手重奪旺角,把所謂極右派踢出佔領區,不能讓「火鳳凰革命」成真云云。

這位安能苟先生確實是人如其名,以下讓筆者逐點駁斥。

安先生開門見山,直認視本土派為頭號大敵(而不是港共),將之比為希特拉(陳腔濫調)然後直指本土派在急速成長中,他身邊讚好「熱血公民」臉書專頁的朋友大增。無疑,這也是筆者所觀察到的,熱血時報臉書專頁在雨傘革命前只有約三至四萬的讚好,然而革命開始後卻迅速暴增至二十多萬,這不能不以「恐怖」來形容。據筆者非正式統計,「熱血時報」的增長率也是其他網絡媒體中最高的,現在足以與經營多年的香港獨立媒體並駕齊驅。

然而筆者從中看到的,不是安先生那種「希特拉夢魘」,而是人民用Like作出的投票。事實上《熱血時報》在這次運動中確實是功不可沒,他們的記者往往身處戰場之中,將訊息第一時間發佈,正正發揮到新媒體的優點,這正是《熱血時報》支持者大增的原因。而為什麼《熱血時報》的增長率比其他網媒高?相信其立場鮮明也是主要原因,不管安先生認同不認同,喜歡不喜歡,香港人人心思變是事實,如果是真正左翼,應該是尊重人民的意向,了解民意轉向的原因,而不是將之抹黑為極右了事。

而另一件安先生很不滿意的事,是旺角佔領區貼滿了「提防左膠」的海報。他說「提防左膠」只是本土派騎劫群眾主導權的技倆,而且將意見相左者禁言。筆者想說這並不是事實,我在警黑合作衝擊旺角示威區當日開始,每日都到旺角,我所看到的是,旺角的大台是歡迎所有人發言,每個人都可以派隊輪候,包括親共阿伯,當中甚至包括精神病患者(不是在說笑!),群眾都沒有剝奪其發言權,也很耐心地聽他們講完。只有一些明顯收了錢,不斷以重覆論點辱罵群眾的僱傭兵才會被生日歌對付。

而有一晚我更看到陳偉業議員和陳景輝在佔領區中央位置出現,這兩位人士應該是熱狗的大敵吧?但我卻只見他們很悠閒地坐著,沒有人驅逐他們,批鬥他們。安先生可以說筆者沒有看到事實的全部,那我同樣可以說句彼此彼此。

安先生亦說到旺角出現白色恐怖的情況,亦以「社會主義行動」在旺角被趕一事作例。先旨聲明,筆者認為「社會主義行動」是活該被逐的,因為這班仆街陷家剷竟敢在佔領區籌款!款項更不是用作購買物資支援運動,而是支持他們的爛刊物!這樣的一群撚樣難道不應該趕?

好了,就算以最中立的態度來講,一個組織因不受當地群眾歡迎而被趕走,怎都算不上是白色恐怖,更不能說驅逐他們的皆是本土派打手,這是未經查證的指控,請安先生用字要小心。

安先生亦幽幽地怨道,為什麼熱血公民不被人罵騎劫,左膠就要被罵騎劫?為什麼熱血公民沒人趕,社會主義行動就要被趕?這就跟一個貌醜猥瑣男埋怨女性為什麼不歡迎他一樣,君子求諸己,小人求諸人,請安先生及左膠深思。

而筆者很在意的一點是,為何安先生只關心旺角是否已被本土派騎劫,但卻絕口不提在左膠口中更重要的金鐘已被佔中三恥騎劫?自從9月28日凌晨三恥騎劫罷課,宣佈佔中啟動,引發學生不滿離場後,三恥的小動作就未曾停止過,派糾察拆鐵馬、到各佔領區攪所謂投票開放行車路,甚至直接騎劫旺角及特首辦群眾宣佈撤走,這一切不是比無形的所謂「白色恐怖」指控,更危害運動嗎?

佔中三恥從沒有一日領導過雨傘革命,9月28日已宣佈撤退,為何他們至今仍在指點江山,甚至有權投票,要在場群眾自首撤退?安能苟先生,請問你何時炮轟最大的寄生蟲:佔中三恥?

而最討厭極右法西斯的安先生在文末號召他的同伴「重奪」旺角(即好像未奪過英超冠軍的利物浦球迷說自己要重奪英超一樣可笑),將極右派踢出佔領區。橫看豎看,安先生所言怎麽比熱狗更像極右法西斯?他最討厭的事,現在自己卻叫人做。這真是安能苟。

不論如何,旺角群眾們,左膠要來了搶你們的咪了,你們答應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