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928的催淚彈。(如果在過去一週談會變得太emotional了。)有人認為,面對如此龐大的集會人士,發射催淚彈是驅散人群的唯一可能的方式。

這信念涉及你把人民、乃至社會看成甚麼:如果你認為社會是無機體,應該如同說明書中的程序般井然有序,那突然湧現的人群顯然是需要解決的問題。那麼,大規模的催淚彈自然是合理解決問題的手段。

可惜,我們對社會的期望,往往不像說明書一樣,最終目只有一項。我們對社會的期待五花八門,而創造出GDP的,不只是靠人們不犯法,而是法治(與人人不犯法截然不同,法治的意思是人要為自己犯的法受到合比例的刑罰),創意,生產力。數萬集會群眾不是問題,而是病徵,說明社會這個有機體生病了。當我們發燒時,我們要做的不是殺光白血球,而是解決病因。

倒過來說,如果你認同民眾不是乖乖回崗位守規矩的旗子,而是有自由意志的公民,那麼即使政府使用武力成功驅散人群,這群人回家後也只會為將來的動盪埋下伏線。

更何況,催淚彈並不像警方聲稱般的「無害」。

沈旭暉:催淚彈:國際標準與香港之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