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8089411665_40E

公民抗命日久,身邊友人漸漸表示,家裡也成為公民運動另一戰場。眼見朋友們在與家人討論佔中問題上,確實各施各法。有朋友告訴家人未放工,才可以偷偷摸摸參與集會。(集會自由首先被家人限制)有朋友選擇扮「假膠」,在家附和「反佔中」,轉頭立即出金鐘集會。有朋友收起電視遙控,防止家人進一步被TVB洗腦。亦有朋友據理力爭,但終究各執一詞,最後索性跟家人反目。

但我有一友人,甚有耐性,很用心的與「反佔中」的家人溝通。又傾又砌,朋友承擔著「學生讀屎片」、佔中斷人衣食等的指責,最後友人發現母親對普選行政長官方案的認知,只有一人一票。其他諸如提委會、過半數等的細節,統統不知道。朋友最後將整個方案完完整整的闡述一遍,然後再與其他國家的選舉制度。比較,才勉強讓母親明白剝奪選民提名權的不公平和不公義。粗俗的說,這位朋友可謂「飲奶既力都出盡」,才能讓母親多一點我們眼中看為基本的政改認知。如此,遑論覺醒,遑論脫離沉默的大多數。

這個時候,我驚歎政府宣傳廣告的成功。由一個旁觀者到自己亦有投票權,「有票,真係唔要?」確實命中不少人心態上的命門。「可以投票喎,仲斷人衣食?」沒有代價,就天降一個投票權,怎不貪?原來,公民覺醒,從另一層面出發,是引起人對應有權利的貪心。如果從此繼續推演,其實我們亦可以用同樣邏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制出一句「有得提名,你真係唔要?」心動了嗎?再補一句「有得提名又有票,你真係唔要?」難道你不想要?原來對無知一群最好的教育,可以是引發他們的貪念。只是你並不需要告訴家人,你引導他們貪的,叫做「人權」。

如果你不用師奶的語言和她溝通,你要她自發明白參選權、提名權與選舉權,跟我要猜中阿仙奴被車路士大炒幾多球,難度不遑多讓。何不這樣演繹?「爸爸有資格參選特首,媽媽可以參與提名爸爸,爺爺又可以去投票,咁樣好唔好?」一句總結選民應該享有參選權、提名權與選舉權。「媽媽,佔中的人,其實也在爭取你也想得到的選舉。」

你不能期望師奶自動覺醒,希望脫離無知的現狀。我確信每個人的生活圈都有這樣的師奶,而如果你可以將公民抗命和佔中,化成師奶也明白的語言,也許你就是師奶覺醒的誘因。如果公民抗命對於許多師奶仍是陳義過高,聽不明白,如何爭取她們的支持?而我深信,一個公民運動如果連師奶也參與,才有望成功。

是的,得師奶者,得天下!

作者:郭求道
不斷思考佔中運動的小市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