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當那些衝上來說大家都要搵食的人沒有收錢,是真心想搵食,我也只能告訴你,你們是注定要成為犧牲品的。

如果你們走到我們這一邊,這可以演成一場國族鬥爭,我們一起法西斯,一起保衛香港利益,共同進退,將來香港希特拉出現,你不用死。但如果你冥頑不靈,硬要走到我們的對立邊,這就只能演成一場世代鬥爭,最後你必會血本無歸。莫說是一間為自由行服務的餐廳和金舖,就算是你的人生,也隨時會被我們摧毀。後生仔已經輸無可輸,全是爛命一條,上了岸的撚樣,請別再垂死掙扎。

利益從來是世代之間的分歧。你們為了上岸,透支了我們的前程,出賣了光明的香港,債是要償還的。就算一些人在這一場運動被你們鬥了下去,另一些人還是會繼往開來地打擊你們。廿歲那一輩收手,十歲那一輩不會收手,因為他們被迫進了生死存亡的關頭,必會反咬敵人很多很多口。

何況,你們命短,你們總要撒手的。就算你將你的遺產,留給你的子孫,把局勢推向階級鬥爭,也不過是害了你的子孫。法西斯的香港已有端倪,香港最後一定會朝法西斯的方向走。位處一個帝國主義大國旁邊,還要被它操控主權,學會武裝自己,是我們唯一的選擇。你們用世代和階級來擋路和威脅,要我們不要仇恨,只可能阻延我們自救力量的壯大,不可能消滅法西斯的樹根。

戴耀廷,喜記老闆,那些未醒覺的父母,我在此警告你們,只能停留在生理層的後生,是最可畏的。為了生存,我們自自然然要像植被一樣四處蔓生,爭取陽光,爭取養分。窩在喬木底下陰影的生活,不可能令本來偉大的我們滿足。我們要建立我們的社會,我們的制度,我們的尊嚴。歷史潮流浩浩蕩蕩,請不要嘗試倒行逆施。敢於流血的人,永遠是贏得最多的人,你不去流,或者不支持後生的去流,下場就只有守著你那不能長久擁有的少許資產,癡心妄想直至終老。到了要奪權的時候,連談判也不可能的時候,你將你的財產都供出來,也是不能力挽狂瀾的,因為我們的劍,已經不再指向一個學位,一個單位,一個舖位,而是全部。

梁振英有他的死線,我們也有。這場運動失敗之後,世代鬥爭會正式浮面。下一代對上一代的憎恨,只會有增無減,沒空間可以愛與和平。你們覺得最討好的黃之鋒,那溫和而乖巧的黃之鋒,在我們面前,都會徹底退場。一切你們喜歡的,我們都會討厭,一切你們害怕的,我們都要實現。這是我們給你們的最後通牒。

逆嘶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