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愈拖愈久,學聯跟政府的對話仍在籌備中,開展之期仍未可知,但恬不知恥寄生運動扮領袖的佔中三恥卻不斷在喊撤撤撤,意圖在運動仍未取得任何成果就將之解散。

筆者發現有趣的現象,自從旺角和特首辦發生冒充大會喊撤退的事件發生後,筆者在臉書屌柒三恥時再也沒有人叫我「以大局為重」,反倒是和應的多。這似乎顯示三恥僅餘的支持者都開始動搖了。

怎麼一個運動的領袖從第一天開始就叫支持者撤退呢?怎麼會派出糾察拆除保護示威者的路障?怎麼會在內部會議提議示威者自首撤退?怎麼在兩個令政府最頭痛的佔領區:特首辦和旺角,幾乎同時有人出來騎劫大會?順帶一提,筆者其實相信那位輔警不是臥底,我更願意相信他只是某些「運動領袖」的替死鬼。

不止是三恥,跟他們友好的陳日君樞機都開口叫學生撤退了,原因不外是擔心同學安全,已經取得階段勝利和來日方長等等。

筆者認為這些人不過是「抗爭葉公」,平時滿口理論,到了真正的抗爭出現時,就嚇住了,想停了,可惜人民覺醒後早如脫韁野馬,再也不是你們的牲畜,勒不住了。

所以筆者歡迎三恥、民主黨等葉公隨時撤退,因為你們本就沒有勇氣抗爭,何必為了吸取光環勉強自己?

至於其他示威者,我只想問:「什麼都還未爭取到,這時候撤你們甘心嗎?」,如果答案是「不」,這就已經是留下來的最好理由。

遇到危險,當然要撤,但應該是真正看到危險將近時才逃,而不是對方嚇唬兩句就自亂陣腳。

抗爭葉公們,你們的時代已經完結,辛苦了,接下來就請交給人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