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等機會委員會近日打算修訂「種族歧視條例」,希望讓自由行,中國新移民受到種族歧視條保障,香港社會協會支持平機會此舉,認為現時自由行及新移民深受歧視。這次平機會的修例是以「間接歧視」的觀念,罵中國自由行為「蝗蟲」可能觸犯歧視法,但是平機會是次修例不單止保障「基本權利」,還有意把自由行及新移民形成一個特權階級。

平等機會委員會,顧名思意,原意是保障每個人的機會平等,例如,一個非洲人在香港也會受到法律的保障,警察及法院不會因種族及性別而選擇性執法,爭取的只是「相對平等」概念。現時平機會修法卻是針對一些行為,言語方面,已經遠遠超越「平等機會」的範圍,而且罵中國旅客及新移民為「蝗蟲」真的是「歧視」嗎?

歧視原意是指一些人基於種族,性別而受到一些不平等的對待,如最近澳洲一名華人僱主因為膚色理由而不聘請黑人。而行動是不能包括在歧視法內,因為行為是可以由人選擇的,你可以選擇不在街上大小便,但種族,性別卻不能由人選擇。香港人罵中國旅客本來就不能算是歧視,因為香港人罵自由行,新移民是「蝗蟲」,是基於他們行動不當而作出道德指責,並非他們是「中國人」的身份,大量的水貨客走私奶粉,令本地奶粉供應不足,難道這不應該指罵?中國旅客在香港大聲吵鬧,影響香港人生活質素,難道香港人就不能反對及發展意見?平機會把多種問題通通歸納於「歧視」,這不是以偏概全嗎?

如果這個修訂通過後,香港人的表達權利將會被削弱,我們在街上看到自由行旅客大小便不能指責他們,雖然平機會指犯歧視法的門檻比較高,不過市民表達意見的成本的確上升,因為指責他們行為不當,便會可能觸犯法律,這可能會成為一個「禁忌」,而中國旅客與新移民就會成為法律保障下的特權階級。

這次平機會美其名是要保障新移民及自由行不受歧視,但是平機會這個舉動本身已經是歧視香港人及提高了自由行及新移民的地位,平機會不是應該最注重「平等」嗎?為何要推行這種對香港人不公平的「歧視法」呢?連歧視是甚麼也不清楚,憑甚麼推行「歧視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