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佔中一事不難看出,警察執法不是看法律,而是看需要。政府要打壓黃絲帶反佔中人仕,你光坐著都是意圖炸掉政總,要鎖;你是政府出錢請回來搞事的藍絲帶,即使你在旺角鬧市揮舞著開山刀,警察也看成你只是在切蘋果。往後立即被一班見義勇為的市民圍住了,說怎麼這樣都不抓?那警察心虛了,怕自己也會出事,急忙「落孖葉」鎖著生事者,但離開兩條街後又想放他走了。這也正常,自己人嘛,可是又被市民看到怎辦?只好請那戰友--或者我應該說回疑犯,回到旺角警局坐坐。在裡面他會像學生般不准吃退燒藥、恐嚇他別再生事,或者警局私下更改口供內容嗎?別傻了,警察會拍一拍他的肩膀說聲辛苦了,然後問著他剛剛打了多少個學生,邊聽邊拍掌。最後當然會交流一下附近有什麼高質素的一樓一,反正警察完事後亮個證件出來就是放蛇就不用付錢了,還有那一個他是沒試過的?

對手無寸鐵的示威者放催淚彈,卻對兩日前的旺角藍暴徒視若無睹,當中的利益關係昭然若揭。平凡市民找警察報案卻被白衣警察要求打九九九才會受理,暴民打完人後卻自動有一隊警察護送他離開現場。老實說,這算是那一門的警察?他們已經沒有在執法,只是在執行上頭交待的黑暗格殺令。一隊已經不會執法的執法人員還有著什麼的用處?為何仍然給他們配備真槍實彈、防暴裝備?他們用得著防暴嗎,他們早已跟真正的暴民站在同一陣線了。警隊的裝備只應給予正直執法的警務人員,所有站在旺角、太子、銅鑼灣、金鐘、中環的所謂警察都不配擁有,我甚至懷疑他們是冒警的。會執法的人都不存在了,我們市民能做的,就是站起來,自行執法。跟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 第101(2)條,只要可判處超過1年監禁的罪行就可以由公民自行拘捕疑犯,如手持武器,非禮等的藍絲暴徒當然可以拘捕,在警局恐嚇學生,無故使用武力令學生受傷的警察也應該被捕。

正如藍絲暴民口中所說,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他們畜意傷人,對沒有使用過武力的學生使以襲擊,對和平遊行的女學生施以胸襲,全部都不是一個法治社會能容忍的事。說黃絲帶阻街的你們,何嘗不是同樣站在大街之上攻擊學生?要說我們非法集會的話,你們亦是負上同一罪行。如果你們說只要我們離開你就會散去的話,那要我們散去的方法也很簡單--實行真正普選,拘捕所有警隊戰犯。(注1)

(注1)「日内瓦公約規定,紅十字會的紅十字標誌,具有國際法上的效力,非戰時僅有各國紅十字會或國際委員會、國際聯合會可以使用,戰時則作爲戰地醫療人員的保護標誌,任何武裝部隊均不得攻擊標志紅十字的車輛、人員、設施,否則即爲戰犯。」

由於早前金鐘發放催淚彈時警隊連掛上紅十字標誌的金鐘夏愨道紅十字會都同樣施放催淚彈攻擊,因此香港警隊中所有當晚曾出現於金鐘的警員都有戰犯之嫌。

在此,對所有參與示威的人仕表示感謝及支持。
請轉載到自己的FACEBOOK上,讓更多的人知道事件的嚴重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