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踏入第八日,有些同路人說,應該放棄旺角,退守金鐘,理由很多:因為旺角面對黑社會軍團的威脅,太危險。而且戰線太長,容易令運動失敗。佔領過長,會令市民反感。甚至有人說,要向政府釋出善意。(剛收到消息,旺角、添華道集會人士宣佈撤退!嗚呼!)

種種似是而非的理由,都令筆者越來越懷疑,「棄守旺角佔領區」真的是政府談判的「潛規則」,所以才有這麼多人異口同聲地要求示威者返回金鐘。

先不要管陰謀論,那麼,他們說的有沒有道理?

危險者,其實處處皆可危險,問題是對方派兵打那一個地方。吊詭之處是,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是最重要的地方,正如三國時之荊州。所以,若果說因為危險就退守,表面上是對的,實際上卻是弊多於利。

而戰線太長之說,筆者雖不懂軍事,但我懷疑此說,一則這場運動實際上是游擊戰,敵進我退,戰線是否真的太重要?二則這場運動終究是示威,不是真正的戰爭,所謂戰線太長,其實即是指示威者過於分散,未能集中一處。但928的經驗就是因為抗爭者分散四處,使警察疲於奔命,才未能成功清場,那麼,示威者集中在一處,除了聲威浩大,能多拍兩張人山人海的漂亮照片外,對實際運動有幫助嗎?我不敢說。

不過,佔領旺角過長,容易令市民反感是真的,筆者在旺角幾日確實慢慢感受到民意的逆轉。但是,在什麼都尚未爭取到的時候宣佈撤退,實在講不過去。這場仗從來難打,而學生也千方百計地以種種優良行為,大打輿論戰,怎麼能輕易抹殺學生持續的努力?

而向政府釋出善意是最戇鳩的,有網友比喻為將「瑪利亞之牆」拆掉來向巨人釋出善意,筆者認為還可以引用《六國論》:

六國破滅,非兵不利,戰不善,弊在賂秦。賂秦而力虧,破滅之道也。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後得一夕安寢。起視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要釋出善意,不如全部歸家,政府根本沒有作過絲毫讓步,作為大多數的我們為什麼要釋出他媽的善意?!

算了,寫到此處,旺角和添華道已經有所謂「大會」來宣佈撤退了,他們爭奪領導權不成,就來個先斬後奏,霸王硬上弓,從未經過他們最愛的「商討」程序。這樣的組織,叫爭取民主?哈哈哈。

我現在只能虛妄地寄望兩點:

第一,現在旺角和添華道兩處的人民覺醒,拒絕大會呼籲;

第二,即使撤退後,他日有變,人民重新佔領這兩處地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