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tdtv.com

ntdtv.com

相比金鐘的平和,旺角就是抗爭的最前線,自從黑社會暴徒衝擊旺角該夜以來,筆者開始每日到場觀察,才後知後覺地發現兩佔領區完全是天淵之別。若果以歷史比喻,旺角就有如南宋時期的襄陽,兵凶戰危,筆者自問已不是站在最前線,但都試過被包圍,被指著鼻子大罵,幸而未有被打;金鐘則有如臨安,歌舞昇平,最多只有零星衝突,但最後都能和平解決。

而筆者向來反對放棄旺角佔領區,正如我的比喻,襄陽一破,臨安危矣。港九兩處佔領區應該互相照應,互補不足。

旺角的佔領區在彌敦道與亞皆老街交界,筆者這幾天的經驗是,反佔中僱佣兵會到處挑起火頭,高聲指罵示威學生,而更有人會扮作支持佔中人士,彼此對罵,引起衝突。筆者活生生親歷的例子,是見到共諜「香港人優先」成員張漢賢,與一些僱佣兵大叔互罵,張漢賢甚至作勢衝向對方,最終成功引發肢體衝突,而張則退到後方看好戲,這些事件幾乎每十分鐘就在旺角某處發生。

學生這樣被包圍,被挑釁,疲於奔命,始終不是辦法。

所以在場的抗爭者必須以一套比較聰明的方法來應付那些僱佣兵。

最差勁的,就是與他們對罵鬥嘴,因為他們早已背熟一些固定台詞,只要不斷重覆即可,而且,一旦挑動他們情緒,他們就有藉口動手動腳,吃虧的始終是堅守非暴力原則的學生們。

以下是我在旺角這幾天觀察到的一些有趣而又有效的方法,不妨參考一下。

當那些阿嬸阿伯過來破口大罵時,有些人就會大唱生日歌為他們祝壽,通常那些僱佣兵都預料不到如此反應,只能無言以對。

又例如學生們會故意用掌聲歡呼聲蓋過對方的說話。

或者是大叫:「你仲係度嘅?個邊心姐出咗糧啦!仲唔快啲去!」再配合恥笑聲將之KO。

當然,我們必須明白到,反對的市民不全都是收了錢的,有些是真的是被運動影響到生活,有些是真的不明白真相,但是真的願意理性溝通了解的,這是候我們就不應用以上方法去令他們反感。只有遇上真正的僱佣兵,我們才應該用那些方法將之擊退。

若果讀者們有其他幽默方法,歡迎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