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認為,中国是香港的母親,故香港有義務聽中国的話。這是相當家父長式的想法。有人則會認為,正因為香港是中国的孩子,那家長限制孩子的自由意志,(或 者像對台灣般以武力威脅,以暴力恐嚇子女),難道不是比外人(國)如此做還來得更可恥嗎?我無意評論對錯,但這的確是兩個世界觀的差異。

這不光是政治的問題,還是倫理觀的落差。以我觀察,許多家長說「我是你的父/母/長輩」時,後接的往往不是支持,而是要求。許多人說「我是你的爸爸,聽我 的」,很少人說「我是你的媽媽,所以我支持你的決定。」當長輩打親情牌時,這張牌經常意味著親情勒索,控制,而不是親緣照顧。血緣是束縛而不是 BONDING,這個緊箍咒提醒晚輩你是從屬者,下位者。這一幕在許多家庭中發生,也在一些国家的政府與人民中發生,現在不過搬到中港層面上再演譯一次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