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各個佔領場地被一群反對佔領行動的人士搗亂,當中不少是黑社會人士。其中以旺角佔領場的情況最為嚴重,集會群眾的物資以及帳篷都被搗亂的人搬走或者破壞,抑或是拆除鐵馬令防線減少,更有部分在場示威群眾被暴徒襲擊受傷。繼而有女士被反對佔領的人士非禮,而在場的警方沒有「果斷執法」,似是完全配合搗亂群眾的行動。即使有在場市民捉到暴徒,亦數次被市民拍到警方放走或護送離開,甚至反過來拘捕受害者。其後銅鑼灣及金鐘都有零星的衝突,尖沙咀佔領場更加被搗亂至全軍覆沒,廣東道交通回復正常。筆者絕對有理由相信689政權以銀彈策略聘請黑社會以及土共到場搗亂,然後警方和黑社會聯手合作(有人拍到有一群市民到警署索取藍絲帶及裝備然後前往各佔領區),警方對施暴者不予理會,然後縱容這群人在場搗亂,警方可以借此機會清場。這完全是回到六十年代的情景,有牌爛仔和真正的爛仔合作,去對付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群眾,筆者慨嘆這完全不再是香港。

但是,有些不知就裡的村民/港豬,卻說出一些歪論,例如說「無證無據唔好亂講啦」、「警察都係打份工姐,有d搞事既人都比差佬拉左啦」、「打人既人係唔啱,但係你霸佔左人地條路幾日,附近d商鋪無生意做……(不停指出市民受到影響的範疇)」,這群人到底還有沒有良知?你認為各佔領點的集會群眾阻礙交通,對附近居民或上班族造成影響,對附近商鋪造成生意上的影響,這不要緊;你不認同集會群眾爭取公民提名、689下台等目標,認為這不能令北京的立場改變,這也不打緊;你認為警察出來維護社會法紀,對這種佔領行為果斷執法,都不要緊;然而,當你看見這群暴力團可以暴力地拆除帳篷、破壞物資甚至隨意襲擊支持佔領行動以及爭取真普選的民眾,甚至有女士被暴徒非禮,而警察卻「選擇性執法」甚至放生暴徒、縱容暴徒,你居然坐視不理甚至把這種暴力視之為理所當然,甚至認為示威者的行徑是活該的,那你們和陳淨心、高達斌、周融等土共小丑或愛字堆有何分別?那群只是一群和平集會的群眾,他們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罪惡,要被這群土共暴徒滋擾襲擊,只是佔領街道去爭取一個普及而平等的選舉制度,就要被689派暴徒來鎮壓之和清場?你的良知是否被狗叼走?而且很多都是學生,很多都沒有衝擊警方防線的,這在你的眼中如果都是暴力的話,你的認知應該很有問題了。

同時,對於這種暴力,如果你認為這與你無關的話,你只不過是在擁護那種警察與黑社會合作下的暴力而已!所謂「沒有人是孤島」,這群村民/港豬以為自己不理會政治,每天繼續努力上班、供樓,連自家小孩要和大陸雙非爭奶粉、爭學位都可以覺得沒有問題,每天回到家只會扭開電視看CCTVB的維穩新聞,然後繼續指責那些到廣東道驅蝗、在立法會衝擊甚至連罷課都覺得是暴力、廢青、很不理。到了今天警察縱容黑社會或土共暴徒暴力對付和平集會民眾,實行「群眾鬥群眾」的時候,你說風涼話我也覺得算了,但是你們這群人有沒有想到你眼前的一切有一天會發生在你們身上?比方說,有一天你住的那座大廈要被政府強行收回重建,你站出來反對政府這樣的橫蠻無理,但是政府卻找來了那些愛字堆和黑社會強行和你衝擊,而警方「到場了解」而不予以調停,你一反抗警方就立即拘捕你並控告你非法集結、公眾地方行為不檢,但是你不反抗就會被暴徒毆打,警察袖手旁觀直至你差不多被打死時才出來制止,你是不是想要這樣的情境在香港出現?如果你繼續縱容這些暴力,這就真的「你不找政治,但政治帶來的暴力就會找上你」。

總的來說,現在已經不關你對民主的立場如何,是關乎你的良知如何。

 

作者:維他命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