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已經牽起一星期,相信如今的戰況無論是中共和市民都未預計過,但除了中共外,就是有人想去控制這場運動到達他能夠控制的範圍。由第一日佔領開始就謠言四起,說幾點幾點清場,幾點幾點真槍實彈,希望市民知難而退。而佔中派他們早在二十八日就宣佈撤退,但民眾將戰線擴散開去,而最後佔中派又回來企圖控制運動,四處都有糾察隊說要去拆走路障,而即使他們知道二十八日旺角有黑車衝入人群的事件,依然是堅持要去拆路障才肯罷休,直接將示威者生命作為賭注,為的就是向中共表示誠意向和他們談判。到中共肯去談判了,然後隨即派中黑社會去攻擊尖沙咀等佔領區,佔中派不單沒有呼籲人群增援,更叫在場示威者迅速撤離,希望孤立其它戰線,將戰區集中於他們所控制的金鐘。

佔中的時代在他們宣佈撤離就早已完結,而他們利用群眾的訊息不靈通去將「雨傘革命」和「佔中」視為相同,化身成「大會」去騎劫沒有大會的革命,將本來戰火連天最危險的金鐘,化為唱歌嘉年華最安全的金鐘。如今戴耀廷已經宣布開通通道了,群眾熱烈鼓掌去慶賀這場「階段性勝利」,早日回家指日可待。但是你究竟爭取了甚麼呢?你甚麼東西都爭取不到,但你將會有很多東西都會失去。不要以為抗爭是沒成本,今次失敗就可以下次再來過,抗爭就是一場戰爭,雙方各力假如你突然散水,你不單止給了敵人休息的機會,更是令你敵人吸收到更多經驗去作出應對。而我們雙方的物理實力早就是差天共地,你愈是和平散水,日後的抗爭成本就愈是增加,從前你未曾看見的胡椒噴霧、警察施行無理暴力,警黑合作和催淚彈,在十多年前怎會常常出現呢?如果就逐漸浮現並變為常態。

而且今次港共瘋狂對示威者噴射催淚彈,大規模極有組織地動員黑社會和親共團體去圍攻示威者,每晚流言瘋傳至每人耳邊,這些都看得到港共根本沒有預料到這場運動的失控,所以佔中派才急忙化身「大會」去控制這場失控的運動。而正因為今次的運動沒有和以前的「和理非非」散水運動一樣,今次假若又是散水結束,先不說日後的抗爭成本會直線上升,政治人物所面臨的代價可能不再是政治檢控這麼簡單,更有可能是直接受到生命威脅,當然應該不會有個警察「突然失控」去將你射殺,但這兩天黑社會和親共組織的橫行霸道,你認為我所顧慮的他們不敢做嗎?

今次的「雨傘革命」可謂是香港人的奇蹟,可能是積聚數十年才有幸引發的。日後想有同等程度或超越從前的運動嗎?你別妄想吧,如果今次不能爭取甚麼就和平散水,香港不會再會有同樣的事情出現,日後所有的運動必定是更加控制。這場運動「有今生無來世」,當然有人在這危難之際都不忘抹黑,將所有罪名推加別人及呼籲市民離開旺角戰場,但有人是不斷付出成本去死守陣地。我很想去但不能去,而你能夠去又想開嘉年華會?嘉年華是戰爭過去才開的,並不是在戰場上開的。有人說離開是為了保持現今的勝利姿態,但我們不需要虛幻的華麗身姿去示人,我們只需要實質的勝利去對得起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