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述《QQER (別再問了啦!)》之銘言:
: 小魯昨天跟朋友吵了一架,
: 他說香港要是沒有中國客就餓死了,
: 不懂這有啥好吵,
: 小魯氣不過,給他看ptt懶人包,
: 被說成破壞和諧社會的言論,
: 有沒有遇到這種人怎辦的八卦?

對的, 對於某些人來說的確是死了。

第一種是依賴遊客購物的商店, 例如藥房, 金鋪, 以及旗下的幹部成員, 因為他們很難找回待遇相近的中高層工作。他們如果投入其他實業 (例如科技, 工業) , 他們根本沒有這方面的知識和能力, 而他們若投入其他服務業, 則回到最基層的待遇, 也沒有做得比別人好。

第二種是這些商店的業主, 也就是享受租稅收入的族群, 這些人因為那些商店受惠於遊客的暴利, 而不斷提升租金, 香港商鋪的租金在幾年間, 提升了五倍. 一旦這些遊客減少, 自然也沒有可能繼續收到這樣的租金。而之前享了人這麼好的租金收入, 錢這麼好賺, 這些人在其他方面的生存能力, 定必退化。

第三種是房屋行業者, 香港的租金越高, 資產的升值越快, 這些房地產就變成越有價值的投資物, 自然令交易暢旺。買的有錢賺, 賣的也有有錢賣, 就會形成不斷的交易, 而也為這些業者抽取了不少的佣金。一旦租金無法維持, 整個買賣的需求也會大降, 這些業者的收入以及編擴的人員, 也定必會是收縮。

第四種是金融業者, 房地產的交易, 會導致大量的融資, 也就是說為了購入將會升值的資產, 而使用金融業者的幫助, 也就是「買錢去買東西來賺錢」, 接受他們的條款和利息。他們之所以能夠賺這麼多錢, 就是因為靠不斷有人為了投資而融資, 不斷得新的借款合約。

倒過來說, 如果你從事的行業, 比方說, 是程式員, 那麼你實在不會受甚麼影響的。因為香港這麼鄙視技術的社會, 上述的人對技術的需求其實不太大, 大不了是外包少數的專案還壓價, 可能很早就迫使你改把專案的來源, 以及工作的來源, 往外而求。那麼, 你就不會受影響。或者說, 在他們的定義中, 「你早就死了」, 不過因為你找到新的財源, 「你又重生了」, 但賺的錢自然不會及得上他們暴利。

我們要記住一件事, 並不是靠旅遊在香港吃吃飯, 買幾個蛋塔, 這麼少的消費量, 就支撐住以上人等的經濟的。

而是在大陸特殊的經濟和政治環境下, 導致了食物安全;藥物安全和商品真偽沒有信心, 產生了奶粉和藥品的需求, 產生了對貴金屬(金飾)的需求;以及大陸官場的腐敗, 導致了資金橫流以及洗錢, 不僅促進最奢侈的消費(例如十萬元以上的名牌消費), 以及不斷有資金流入香港洗白。

而這些高額的消費, 高利潤的消費, 才能夠支撐那已經喪失合理性的租金,
而支撐住香港的資產價格, 再透過金融手段, 獲取更多的暴利。

香港不是藥廠大國, 反而大陸是產藥產奶粉, 但大陸要來香港買, 這完全是因為一個病態的結構使然。香港也沒有金礦, 大陸要來香港買金飾, 是制度性的使然。所有名牌不是香港的, Gucci, LV 是歐洲品牌, 他們來香港買不是因為香港有自己的價值, 而是一些其他的原因。

說穿了, 這是一個特權經濟, 因為種種制度和政治的理由, 所產生的特權, 實際上就是剝削了中國大陸人民某些權利和需求, 迫使他們在香港, 花大錢取回他們需要的。奶粉, 中國生產不出來?奶粉生產得出來, 為何一定要來香港買這些昂貴的?因為在官商交賊對監管毫無信任下, 喪失了對自國產品的信心, 變成連民生的基本物資, 都要旅遊搜購炒賣的異像。

而賺了這些錢的人, 也只是洗成外國的錢, 留下了大量不必要的財產給他們的後代, 使他們變成無用的人。並不是將孩子們教出勇氣、知識、智慧、實業的技術, 使他們在世界上任何地方都能靠自己而生存。而只是留下大量的房產、資產、人脈、政府職務等, 使他們不必面對大風浪的外面, 最終越來越喪失生存的能力。

而培養出的也只是自少用大量財富送到外國, 最終只是變成一個外國的孩子, 變成一個加拿大人, 美國人, 可能是華人, 但已經不再是香港人了。因為他人生大部份的記憶和文化, 以及朋友, 都不在香港. 這可能就是華人理想的未來: 擁有一群連母語也忘記了, 一開口就是英語的後代. 在自由的國度生存下去。

他們沒錯。
對他們家族而言是合理的,
但我們的想法不見得是一樣。
如果以香港的未來而言,這就不合理.

大家想法有衝突, 正是終極目標不一樣。
一心將未來放在外國的人,
跟把未來放在這片大地的人當然不一樣。

說得難聽點, 香港是參與整個中華圈權力的剝削體系, 分贓而得到這些財富的, 這些並不是培養香港內在的實力, 反而只是加深對特權的依賴, 更不要說, 這些特權遠源還是中國的官場上的較勁。要長久維持這種權力, 香港人就要更深入那種官場文化, 參與權爭, 否則終有一天這些特權要被取去。靠著權鬥恩賜才能夠生活, 背棄正道的香港, 最終也不會有好下場的。

香港取得這些利益, 但又喪失了甚麼?其實大家看不到的是, 香港很多實業的成果都是這樣被剝奪了。最簡單來說, 人民幣的防偽技術, 其實是香港開發的, 大家都不知道這樣的事情, 香港免費的就把技術全部給了中國大陸。這些開發技術的人也沒有得到甚麼大的獎賞。這, 只是冰山一角。香港不過就是將這些技術, 制度人才應得的報酬, 放進了那些從事資產買賣, 特權貿易的人口袋裡而已。大陸不是笨蛋, 香港從大陸拿東西, 大陸也會在香港拿東西, 只是有些東西大眾容易明白, 有些東西只有少數人知道價值。

當初歐洲人登陸北美, 用一小箱的玩具和雜貨, 就換取了印第安人大量的土地, 而這些殖民地, 最終又使印第安人從北美的霸主, 變成了整個北美洲的少數族群。對價值理解的差異, 最終的結果就是滅亡。香港人貪圖這些眼前的小利, 了解不到人類文明甚麼東西才真正有價值, 最終的結果就是跟印第安人一樣。但對於當初的印第安人來說, 可能他第一次看到歐洲人的鏡子, 覺得很想要吧?

食物並不特別好吃, 只是因為非吃不可, 接受高昂的價格。
旅館並不特別舒適, 就是因為在香港不可不住, 就要付那麼貴.。
奶粉並不是你做得好, 而是因為他們沒有可信的買。
服務態度並不是優秀有禮, 反而店員十分無禮, 還是趕你走, 只是因為你沒有選擇。

這樣的東西賺了很多的錢, 只因為把結構變病態了。
他跟從毒品得到的快樂, 本質是一樣的。

我們要一代又一代的投入這種糜爛的官場文化, 從政府和權力中, 爭到一張張訂單和一個個的特權, 嘉惠我們的家族, 就是為了忘掉我們的語言, 離開我們的土地. 在異國繁殖下去嗎?過去二千年如此, 如果我們繼續沉迷這種剝削他人的生活, 未來二千年我們也會是如此。社會還是繼續由一群糜爛奸詐麻木的官僚, 不知世間艱難的公子權貴, 以及一堆在被剝削中寒窗苦讀, 想靠著讀書得到一官半職翻身的窮人, 組成的社會, 我們整個文明正有跡像要脫離這個情況。不論臺灣, 香港, 大陸都一樣. 如果我們在這裡再次投入官權致富的陷阱裡, 未來會再有更多的子孫, 要接受這樣的宿命, 問同樣的問題。

正如我一名移民香港的大陸朋友說過, 香港人接觸大陸, 自以為可以升官發財, 接觸大陸官場,但香港人太天真, 根本就不是權鬥當官的料。根本就不懂得怎樣適應大陸的官場, 也沒有巨大的官僚家族在大陸。香港的權貴以為可以共享大中華的權貴圈, 而不知道自己最終也只會被排擠出來。大陸是一個到處都是帝皇學的社會, 而香港人則對此一無所知, 認為香港那種趨炎附勢的態度, 其實並不明智。

香港人理應是靠充實自己的知識, 技藝, 技術, 制度, 工藝, 服務態度, 交易計算, 去得到財富和別人的認同, 而不是靠進入自己不擅長的官場, 權鬥中得到利益。他說, 香港人好不容易從那醬缸中走出來, 為何為了那點權力和利益, 又重新走進去? 香港人有機會建立一個與傳統中華不同的文化, 何必為了一點眼前的小利和不勞而獲的機會, 走進那個官場權鬥的地獄, 他們看不到大陸鬥敗了的官員的下場嗎?

他們這麼難才到了香港, 拿到國籍, 終於可以做正當的事, 例如研究知識、科技, 不再需要陷入各種權爭之中, 香港卻為了分享權力走到那個地方去, 他認為, 香港人只為了地產能升值多點, 租金能多收一點, 就丟棄了自己真正有價值, 最珍貴, 他們渴求一生也得不到的東西. 感到十分厭惡。

香港這樣下去, 會得到中國人的歡心嗎?也是否的。

香港自甘墮落享受這種錢, 不務正業, 最終也只會被大陸努力生活的人民們所唾棄而已, 這些人在貧窮中努力求存, 你能用特權取得的消費, 贏取他們的尊重嗎? 就像我的大陸朋友說, 香港這樣繼續向著大陸官場趨炎附勢, 不會得到大陸人民的尊重, 反而只會遭到鄙視。

那些並不是「餓死」, 靠著特權收著暴利, 暴利消失, 就只是回到斂樸的生活重新開始, 並不會真的飢,真的死。沒有這種暴利就覺得飢死, 只是太過貪得無厭, 這種人就跟吸予鴉片太久的人一樣, 沒有鴉片他們也覺得活不下去, 但他們不知道, 自己再吸下去才是真的奄奄一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