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三年七一,五十萬人上街,當年我還是個中學生,天真無知,我沒有去統計當年究竟還有多少場上街運動。但那一年,董建華腳痛落台,大概可能是中央未完成在香港的統戰。

二零一二年,梁振英上台,現屆政府所引起的上街、受爭議的事,多得不能接受。反國教、反東北發展計劃、電視發牌,還未計今年的六四和七一是零三年後再一個高峰。官員與發展商勾結、中共推出白皮書、明報總編輯被斬,官員的民意調查是負數。

但梁振英依然沒有落台,他依然堅持不辭職。這兩年亦出現了很多支持政府的團體,他們已經不是那些普通的婦女團體、同鄉會。他們會行動,行動力如同黑社會無異。而今天,中央說不會撤回人大決定,梁振英出動防暴警察後還說可以談判,但不能離開基本法框架,足以證明,他們已經毫無懼怕人民的和平示威,甚至是無視。

由此至終,這個政府的合法性都有可以質疑的空間。基本法、港府、甚至中央政府都不是由人民制憲而承認,他們只是強迫我們去承認,用武力去迫使我們承認。

這個佔領運動的主旨從來都只是要求有一個公民提名的真普選,這是一個很基本很簡單的訴求。但香港人,請你們看看政府如何去回應,他用防暴、射催淚彈,但港人用和平回應。政府表面上談判,私下出動黑勢力並加上警察的不執法去回應市民,港人都是用和平去回應。

香港人實在是太蠢還是太善良?我懇求香港人,請不要再和平、善良去對待這個政府,請不要再相信任何一個警察、官員,請不要哀求國際求援。我們能靠的只有自己,只有靠良知的香港人。

這個運動必須升級、需要改變主旨。這政府已非和平示威就能解決,升級的重要在於奪回政治權力,而且迫使政府回應訴求。我的提議是學聯再向政府作出最後通碟,二十四小時內必須回應以及在公開場合談判,如果再派出黑勢力以及警察清場,將會佔領其中一個或兩個重要政府機構,甚至金融機構。而其餘不想參與激進行動的市民,可以繼續佔領各個道路並設防,以影響交通。最後有需要的話,會要求解散政府,向聯合國提出聲明,因為這個政府不合法地管理人民,並作出傷害行為。

解散政府這個要求,很可能會令被警察拘捕,但我們已無退路。這個政府會用各種方法傷害人民,強迫人民服從。不要讓這個運動消耗或是失敗,失敗將會使我們的生活進入極權之中。

作者: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