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late.com

slate.com

「雨傘革命」一石擊起千層浪,引起全港市民以至國際傳媒關注,而我們在這段抗爭期間見證了很多新事舊物,警方使用慣用的胡椒噴霧射擊示威者、隨後瘋狂迎面飛射催淚彈、然後虛假流傳四起使留守者人心惶惶、半夜時份更有黑色跑車於旺角衝入人群之中、警察欺騙市民將大量武器運入特首辦,現今各路親共團體傾巢而出暴力追打示威者,太多太多的事令這幾天仿似過了幾年。催淚彈滿天飛的情境,相信不止筆者也有很多人是首次親見目擊,實不相瞞當時筆者是害怕的,比從前更親身感受到自己的弱小,但弱小並不是罪過,可恥是在於無決心去改變。

有很多人望到此情此景都不願相信,明知TVB新聞是假的,但為求得到心靈慰藉而選擇去相信了。亦有很多人到現時都戀棧權力,希望在這場革命中得到主導地位,將時間投放於抹黑其它拚命者,甚至提出「拆路障」去為求得到政府籌碼而妄顧示威者性命。這個時代是邪惡的,尤其是政治就是邪魔外道輩出的領域,但這些都是我們必須去面對,正因為這時代早已陷入絕境,我們才要去改變這個時代。這個時代有很多人的志願是「終生社會運動員」,希望可以繼續進行一個「永續社會運動」,而這些行為都是要用香港的前途作為代價的,但經歷了十多年的社會抗爭中,香港的抗爭成本開始被他們清空。每次的社會抗爭然後「階段性勝利」,只會令中共吸收更多經驗去打壓示威者,取而代之就是示威者的抗爭成本不斷上升。我們經歷過無數次的抗爭散水,最後甚麼都得不到反而失去更多,這是我們想要的嗎?

這次的抗爭絕不能夠有「階段性勝利」,這次的抗爭已經令港共發狂用盡一切卑鄙手段去威嚇示威者,假若運動沒爭取到甚麼就結束,抗爭者日後所付出的代價將會是最為嚴重。這場抗爭猶如奇蹟般發生,使很多早已絕望的人重見希望,日後不知會否再有如此聲勢的運動出現,我們在這場戰爭中只能夠直搗黃龍,無悔地爭取自己想要的事物。也許有人在這次抗爭中受盡家人或其它人的壓力,而筆者也因為如此而未能時常參與其中;也許有人在體能上未能與親共團體抗衡,而筆者在體能上也不算得上強捍,但正如先前所說,弱小並不是罪過,決心將會成為我們的動力去造就強大。今次的抗爭即使勝利,但絕不是結束,只是開始。中共不會輕易放過你,現時未有能耐者亦會在這場抗爭中找到自己的崗位,而在同時在往後日子不斷尋求智慧和力量,去為日後走上前線做準備,即使勞苦也只可以繼續做,因為這是我們的時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