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Flickr: Willy AuYeung

Via. Flickr: Willy AuYeung

 

現在雖然遮打革命持續。但我仍然一直有隱憂,可能是我生性多慮的問題。

遍地開花,我是支持的,但大家要開始思考一個問題。這次革命,大家為的是令真普選實現。大家非常需要籌碼去令港府,中共軟化。而我仍然認為非經濟籌碼不可。

我見到香港股市這兩天有下跌幾百點,明顯是因為交通阻礙令生產力下跌。但我認為令股市有下跌「壓力」,就應該去包圍港交所,銀行,長江和黃等大藍籌股的公司,令其運作癱瘓。另外就是去佔領要道,例如屯門公路,吐露港公路出入口。(反正現在和平抗爭的神奇情況超乎我想像,大家用和平佔領,那我說出來也沒差吧。)

另外香港已經得到最頂級的和平意志,變得全世界都為香港而出聲反抗港共中共暴政。大義已經得到,現在好需要的另一件事就是要保持這個狀態,而且繼續發大,和盡力延長革命時間。既然不攻,只能長守。以令香港漸漸出現經濟狀態的缺口。

而得到經濟狀態持續破壞時,而且有持續向下趨勢,就以此逼使港共和學生代表談判,絕不能給任何政棍接手談判。因為中共最緊張的除了面子,就是他們的黑錢!沒有洗黑錢的基地,中共就有崩盤的機會。中共不會讓自己政權崩盤對不對。

不然就出兵鎮壓吧?來吧。出兵時,就將戰場帶去金融重地。想香港人滅亡,那就跟中共的錢一起滅亡。一個香港經濟令中共崩盤,跟本惠澤世界。反正,各位香港市民都是由零打拚生活的,靠港人的高超商業頭腦,我對戰後香港人重建香港從沒一點擔心。

現在遮打革命有兩個弱點。一,自我撤退。因為民氣已成,我相信以後亦難有這種超大型和大義的抗爭機會。如果這次有想退卻的意見,我只能對和平抗爭死心,而且我敢擔保,武鬥派一定抬頭。對武鬥派來說,是一個新世紀,戰爭的戰略戰術就可以活學活用,盡力為自由拋頭顱,灑熱血。但對香港人來說,會是一個沉痛的世紀。

二, 就是有人想挑動民眾武鬥。現在遮打革命,靠的是本土派最討厭的和理非非,但無可否認,現在和平抗爭真的成真了,這種道德光環令到抗爭勢力越發越大,甚至連我不理政事,對香港自由民主死心的姨媽姑姐都出來支持抗爭。港府一直想挑起民眾反擊,令港府一直準備著的子彈掃蕩有大義用得上。為什麼現在不用?因為大義。大義一旦被外力攻擊,只會激起民奮。而希望大家分清楚,大義被攻擊而民眾奮起,和民眾先行挑釁攻擊。後果是絕對不同。

大義被攻擊奮起,民眾將會得到更加多的力量,無論是外國勢力,或是當地資源。而且更加萬眾一心,攻擊勢眾,警察會擋不住。然而民眾先行挑釁,會失去民心,武鬥派是不會得到任何支援。我亦不相信在現時香港人和平心作崇之下,會跟武鬥派站同一陣線,亦不會得到好像現時的無限資源,和自發幫助,以致士氣低下,潰敗離散告終。政府亦有藉口高壓控制和清洗「亂黨」。就算日本幕末,倒幕派不是跟幕府單挑的,是上至得到長州薩摩支持,下至得到民眾的餐廳小房屋作保護。

人無完人,小弟愚蠢,希望得到更多智慧,為自由出力,大家有意見,請共商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