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我身邊一定有認識的人反對佔中,我不介意,因為每人有每人立場,只要互相尊重便可。我每天被他們言語攻擊,我很難受,但平著氣,沒有在他們面對罵過一句。

他們罵我們沒有質素,因為我們在街道大聲唱歌騷擾別人 。他們罵我們不是和平示威,因為我們阻人阻車阻街阻到他們帶孩子去冒險樂園。他們罵我們不守法像暴民,因為我們犯法佔中不聽所謂執法者的命令 ( 無理 ) 。他們罵我們沒教養,因為影響他人搵食上學。從小到大,父母老師也教導我不要做一個金錢掛帥的人,名利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做個有良知的人。在書本電視 上,這些人都是值得尊敬的。從前,我們覺得為良知而捨棄金錢的人很值得尊重,但今天事件到此,我不禁懷疑,我們從小到大學習的價值觀,似乎已經不合時宜。

小時候讀書讀到人皆有惻隱之心,相信每個人天生出來起初都是善良的。如果你見到一個人快要掉下水而向你求救,因著你是一個人,有人性,你也去跑去拉著他,幫助他,救回他,決不會視而不見。可是今天的香港,這個地方,視而不見已經成了一種常態。看著旺角的直播,看見學生和市民,數十個為理想而奮鬥的香港人被逼到一個小角落。他們捨棄自己學習,放棄工作「搵錢」的時間,以不作言論及身體攻擊為大前提,走在街頭發表自己的意見。結果,他們不被尊重不特止,還被反對者攻勢。他們被欺壓,圍觀的人多,卻沒有一個出聲。最後反對者終於地佔領旺角的大部分市民逼走,以「和平」的方式。

何時開始,靜座唱歌的是暴民,而不是手持水樽追著人打的卻可以受保護。何時開始,沒有教養的是在場互相幫助派發物資的學生,而不是滿口粗俗語言又帶人身攻擊的人。何時開始,同樣是衝擊警方防線,只時拿著雨傘坐著的需要接受87枚催淚彈,而又淋水又攻擊又傷害及非禮的人同樣是阻塞街道及衝擊警方防線,但換來的卻是警方的忍讓。大家同樣帶上絲帶,為什麼黃色和藍色好像兩個世界。CCTVB的記者在直播報導中,記者把反對人士責罵佔中人士,然後佔中人士回應及表達意思時稱為「駁咀」,我才發現,原來這個地方已經不是我從老師,從父母,從書本,從自己眼光去認識的香港。

原來,香港連發聲的機會都沒有。
原來,香港擠得連小小不同的聲音都容納不了。
現在網上的平台也終有一天會被這些暴力所埋沒。

今天下午到了尖沙咀的佔領地,只得幾個人,大陸人又回來了,圍觀,拍照,挑釁。學生坐著討論功課,被地盤工投擲離物。街道中央有二人舉起寫著「香港」的字牌,下面放著一把把雨傘。突然有位婦人衝過去,把雨傘踢走,不停指罵我們,說著比粗口還要難聽的話。我們上默默默雨傘放好,我們沒有其他,只有一把雨傘。 她指著我們一直罵,直到說了一句「你地要搞番自己屋企搞。」

「呢到咪我屋企。」

我朋友忍不住說出來,雖然我們知道那位婦人會覺得我們「駁咀」,但是我們也沒有做錯。這個地方,不止是你們的家,也是我們的家。沒有自由,就算給我最好的工作,最好的學位,但我卻連一句說自己心聲的權利也沒有。香港最後就會變成中國大陸,一個窮得只餘下錢的地方。

今天上午,我老師再次問我們 「讀聖言書,所為何事」


獻給今天一眾暴力反對者及警務人員。

 

作者:陸明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