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命博士日前發表了兩個問題,原文如下:

(來源:http://leetm.mingpao.com/cfm/Forum3.cfm?CategoryID=1&TopicID=1873&TopicOrder=Desc&TopicPage=1&OpinionOrder=Asc)

從來不怕犯眾怒的我有問題虛心請教

我比較擅長思考方法,同時極其昧於政治問題。以下的觀點,恭請大家批判或辯護:

一、

近日所云公民抗命、和平佔中(在<<劍琴>>草稿裡暫歸「煙幕口號花言狡語」的一節),說得冠冕堂皇,本質上卻無異於刁民抗命、武力佔領東南西北中——深感個人權益被侵犯的公民無法單人疋馬跑去清場,因為敵不過一百個人推撞,此即屬於武力範疇。

二、

只消考慮受害者本有的權益(包括自由)無辜被侵犯便知:

逛街權被侵犯、交通權被侵犯、休憩權被侵犯、開鋪做生意的合法權利被侵犯、家居安寧被日夜嘈吵所侵犯,等等等等——說「有人受訪問時表示不介意」是不得要領的,因為問題的重心在介意的一方;正如說「有被非禮的人表示不介意」是不得要領的,因為問題的重心在介意的一方。」

 

李博士是否虛心,小弟不予置評。然而兩個問題卻都能以常識答之:

1. 公民並不等若刁民。公民是開放社會的概念,刁民則是封閉社會的的原始概念。封閉社會要求人民與政權合作,乖乖順服,故對不服從命令者有刁民一說,而在開放社會,人民卻無須跟政權合作,反之是在撤底不信任的前提下制衡政府,並在此制度下履行一系列的政治權利與義務,斯謂之公民。

2. 928至今的佔領運動(或稱學運,或稱雨傘革命,卻非和平佔中,按佔中三子的說法,現在的運動已非佔中,中環亦暫不在三個主要佔領點之列,李博應多留意時事),當然亦非武力。連日來不斷有人到佔領現場向示威者挑釁、謾罵、投擲物品,一概沒有發生李博所言「一百個人推撞」的情況。示威者為怕挑釁者故意引起事端,予政府武力清場的口實,均以非常克制、忍辱負重與大局為重的態度敬而遠之。若只因現場示威者人數眾多而「感到可能會受武力威脅」,這樣都能作武力論的話,那麼師姑群居的志蓮淨苑,豈非武裝到牙齒?

3. 李博稱市民本有的權益無辜被侵犯,實乃只見樹木,不見森林。在社會中,任何人的權利都必然與其他人的權利互有抵觸。甘地為反抗英國在印度徵收的重鹽稅,曾號召12,000位群眾到海邊煲海水製鹽,李博會批評他們侵犯了市民到海邊游水曬太陽的本有權益嗎?當政府以發展作為硬道理,強行遷拆菜園村和新界東北的農地及民所,其居住權、生活權、私有財產權、乃至交通權、休憩權、開鋪做生意的合法權利、家居安寧均一一被侵犯催殘的時候,李博可有為他們辯護?

李博到底是真愚昧、假愚昧,還是真真假假,兩者皆然?小弟無暇深究。這一刻,我們這些刁民需要做的事只有一件:行出來,留守,動用你的每一分力量!

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