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傘革命」之可貴,在於其源自一群正義、理想之學生,別無任何計算,一心愛港、為港,不惜以身犯險,以估領公共空間,給予政府壓力。

香港的政治環境異常詭異,幾乎所有政黨,派系都無可避免地「別有用心」,而且善於「騎劫」,包括最為民的長毛,也是一個不可救藥的弱勢主義者。學運至今開始漸顯穩定及疲軟,政府也以「縮字訣」反擊(大概689也知道就算說一聲早晨也會激起民憤),各派系開始冒頭,試圖騎劫學運。在此,我們必須再一此重整佔領行動的基本主張。

所謂「佔領」,是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佔領公共空間,一定程度攤瘓社會運作,以令社會的管治者-政府無力運作,感受到公民的壓力及訴求,所以佔領只有一目的:侵佔公共空間,愈多愈好。

因此,任何試圖以任何理由縮減佔領地區的組織及人士,絕對是「敵人」。無論他們口中的話多動聽,捐出了多少物資支持學生,絕對不能姑息。我們要克制冷靜,可用喝倒采及死守的方式,守護學生們﹑公民們以生命奪來的所有空間。

再次重申,我們接受任何資源,我們感激所有鼓勵,但這是屬於香港、屬於未來新一代、屬於公民的佔領,任何左膠、本土、港獨、政黨,請放下你們的政治利益考量,加入公義。

 

作者:越鹿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