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者按:舊文循環再用,這篇文章寫在上年十月港視爭取發牌集會之前,不足一年又要再搬出來,重看驚覺除了時間人物之外,其實大多數內容都合用。只是今日局勢比上年更嚴峻險惡得多。畢竟,沒電視看我可以忍,但讓左膠破壞了這一次的遮打革命的話,我真的會發瘋的。


 

陳先生你好,其實這封信不止是寫給你的,還是寫給所有左翼社運人士的,不過你名聲最響,就以你為代表吧。

寒喧話不多說,我就開門見山吧:星期日在政總的爭取發牌集會,請你們別要上台了,乖乖地做其中一個群眾,好嗎?

因為我們實在厭倦了你們所喜愛的左翼社運模式。

我們不要集體唱K,因為我們不是為了一展歌喉而來的;

我們不要比啲掌聲自己,因為我們不是來參加中學陸運會;

我們不要階段性勝利,因為我們要求的很簡單:發牌;

我們不要你們來宣佈集會已經完結,請大家回家看TVB,明天上班去。因為我們知道民氣一散不再返,今日不能成功,以後都不會成功。

我們知道你們也熱心社會公義,每一次的運動都有你們的身影,你們是社運的中流砥柱。

但偏偏你們每次的出現都代表著失敗,每次的「和平散去」成了你們口中的驕傲,但實際卻是香港民主的恥辱。

每一次你都會叫大家撐下去,最後喊走的卻是你們。

夠了,真的夠了,星期日的集會,其實大家以至王維基都明白,成功機會渺茫,所以更不能讓你們把本來已經很低的成功率再拉低。

你或許覺得我的用語很冒犯,原諒我不懂遣詞用句,我不懂這個主義那個思想,我只是覺得這個集會是難得凝聚大多數港人的機會,不能再搞砸了。

若果我在星期日看到你或你的戰友站在台上,對不起,我一定把你噓到下台。

謝謝。

一個卑微的市民
駱賓王爾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