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旺角一巡,滿街張貼著和理非味濃烈的標語,體內充斥著強烈的不安感。

香港人體內和理非非餘毒未除,即使吃過催淚彈後,體內膠毒依然根深蒂固。佔領金鐘旺角銅鑼灣的格局基本成型後,筆者一直最擔心的是運動有嘉年華化的跡象。民眾自發分配物資,清理垃圾,井然有序,達成某種自治狀態,固然很好,但是跟被spin成「見識到香港人和平理性的公民質素」,只差一線。稍一不慎,香港人又回墮進六四集會和七一遊行的輪迴 — 分別只是今次在各區同時舉行,規模大一點,時間長一點而已。

九月三十日晚,左膠大中華膠在面書上卯足全力,叫人不要去佔領金紫荊廣場,因為會「成為梁振英用來激怒習近平的藉口」,會「流血收場」。

2014101a

 

 

 

 

 

 

 

怕激怒共產黨?要顧全共產黨的面?咁當初為何要搞佔中?佔中就不怕激怒共產黨?就顧全共產黨的顏面了?似乎吃了八十七次催淚彈,依然沒有使這批左膠清醒過來,反而刺激了他們的淚腺 — 這些人看著五星旗升起時,還是會落淚的。

怕激怒共產黨,顧全共產黨顏面的話,乾脆什麼都不要做。不會說絕食剃頭這些「激進」行為,就連批評的話,甚至連讀到「江交棒心情愉快」之類新聞標題時,連笑都不能笑,因為這一笑,都冒犯到共產黨的龍顏。

今早的升旗禮,全香港目睹一場反高潮:學民思潮成員黎汶洛等十幾人進入金紫荊廣場默站,排隊進場觀看升旗禮。望著五星旗升起,連口號都不敢叫一聲,屁都不敢響一個。響個屁,都會觸怒共產黨。至於他們望著五星旗有無感動流淚,只有他們自己知道。升旗禮完畢後,這些左膠還居然去拆鐵馬陣。這一刻,我相信大部份示威者,都有種被出賣的感覺。

香港人,我們都行到了這一步,逼得警察連催淚彈都祭出來了。當初畏首畏尾,膽怯懦弱的香港人,終於敢奮起佔領各區交通要道,要求港共投降了。既然走到了這一步,你以為還有回頭路嗎?回頭路,就是腰斬車裂,炮烙凌遲。

匪諜叫你穩守住金鐘旺角銅鑼灣,不要再去佔廣東道,不要再佔更多地方,因為會激怒共產黨。原來只佔住金鐘旺角銅鑼灣,共產黨就很有面子?

《聖經》裡面有一段故事,描述罪惡之城所多瑪,城裡的人窮奢極侈,不信上帝。只有羅得一家,誠心敬奉上帝。上帝決心要毀滅所多瑪城,因此派遣天使叫羅得一家離城上山。天使勸告羅得一家,逃命途中切不可回頭看。羅得妻子沒有遵從天使的勸告,逃命時回頭望了所多瑪城,結果變成一根鹽柱。

香港人好不容易從那個偽善,和理非非的所多瑪走出來了,從僱淚彈的煙霧中走出來了。要不要成為羅得妻子,落得變成一根鹽柱的下場,就由你們自己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