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十數載,泛民皆代民議政。代議士之制,實為間接民主。間接民主之弊,行動難免滲有獨裁。可悲之處,獨裁不源自召集人,乃臺下從眾之意向;鄙數度提問從眾,全答:臺上主導,我等擇從之與否。又問會否仿爛橙街站黃伯,自發作功?是非之題,答案竟無是非;可見從眾多半未曾思考直接民主。大臺文化之象,實為另類獨裁,且多由從眾將之奉上神臺,召集人大多本無主導行動之意。哀哉!香港人之智,實未能承真民主(意即直接民主)。政改可否另有方案?或眾議院制,或聯邦制;此問未曾見商討之勢。今吾提之,望諸君省之。民主之路,十數載仍留於間接民主。若今功成,特首得公民提名並一人一票,是否已達民主?
或有謂吾離地之聲;此等低階民主未達,今思高階民主,離地乎?鄙意不在上述建議,乃望爭民主者,能多思多問。缺問則易入團體迷思矣。前晚臺上李慧玲論說一故事:

反國教期間,有記者訪問佩黑絲帶學生:「爾反國教乎?」答:「非。吾見同窗派發黑絲帶,憐其勞累,因而領之,戴之。」恭喜勞累學生,成功令不支持者跟隨。

Larry Lo早有提及,if a than b之說。荒謬之說,無人指正。可見從者多半已入團體迷思。團體迷思,即停止思考之狀。缺批判思考,大臺則攏斷民意。至此獨裁現,談何民主?

吾於9月26日一夜親歷直接民主,喜極而泣。至27日晨泛民騎劫,悲憤填胸,再度落淚。當夜戴教授宣布佔中啟動,吾已有意離開。長毛跪地演說,又多留一夜。至今運動群龍無首,實直接民主。如運動能保持以民作主,群龍無首,又續以和平持續;執法者定無從入手。先手者理虧。請戰友續建防線,鐵馬量少仍以金字塔式。亦請眾目標為本:公民提名。689倒臺與否,實乃支線。請眾勿忘初衷。鄙人定續留前線。

互勵。

作者:3.5軟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