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想講今日嘅事只係想講返前晚嘅事。
旺角佔領單野,
我都係頭一批去到參與嘅人。
其實旺角單野搞得成,
除左市民一呼百應就編成到一千人既小隊之外,
其實更加需要多謝嗰班MK哥哥、貨車大佬。
嗰個MOMENT其實好危急,
因為過海嘅金鐘灣仔比班龜咁搞,
唔延長戰線拖延差佬嘅人手既話,
灣仔金鐘可能就更危險。
無佢地用貨車塞住主要路口做路障,
其實D差佬無可能最後會搞到要撤離。

有人放流言話呢班MK仔女係黑社會,想搞事。
在我個人睇黎呢班MK仔女無論佢地本身係咩野身份,
最終目的可能都只係覺得玩鳩班龜好過癮,
以發洩當日下晝對警方嘅不滿。
點解我咁講呢?
第一,圍警車單野,
去到事件嘅後期,
有一架MK貨車想作勢撞埋架警車,
但係最後一刻都無撞到任何野。
目的只係想嚇下佢地而唔係想做成任何破壞。
第二,當時有紅色的士因為未知現場環境,
而要行行人路過,
咁我身邊嘅MK哥哥就話:
「由佢過啦,呢啲唔好搞鳩佢,等差車過黎先撚好玩。」
其實佢地所做嘅野,我覺得最多只可以係算係惡作劇,
佢地只係想玩鳩差佬,
而唔係真係要搞事。
搞事嘅,可能係琴晚衝向人群嗰條仆街嗰種。
所以,我嘅結論係,唔好因為佢地做呢啲唔係學生會做既野,就同佢地劃清界線。
佢地做嘅野係好重MK 味、無理同不可預視,
但並唔係想傷害任何人。
而呢兩日嘅運動入面我都亦未聽到有什麼真係「搞事」 嘅野發生。
咁樣我覺得已經十分足夠。
佢地其實係我地佔領旺角嘅一大重要戰力。

作者:老莊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