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鐘學運」進入第三天,初次清場不成,甚至引起群眾二十四小時遍地反撲,政府與警察立刻龜縮倒退。今天晚上銅鑼灣、灣仔一帶異常和平,和平得像中秋聖誕,氣氛不純,有明眼人便提出:這是否消耗戰?

首先,筆者覺得「消耗戰」與梁的姓格、面相也不配(反倒是跟馬英九很配),我覺得可能性頂多五十五十,但一旦真的是消耗戰,那就麻煩了。

群眾運動靠的是一鼓作氣,是激情,是熱血,情感要素如果消磨,無論多大的意志,最後會逐漸退潮。台灣的太陽花學運,學生佔領的是立法院與青島東路。如果去過台北,你會知道青島東路其實沒什麼,不是政經要道,政府就讓你佔,佔到你自己消散。沒錯,香港的告士打道、添美道和干諾道中都是要道,梁不會讓你佔到天荒地老,但如果等人潮消退,某個晚上來一個突襲清場,聽日繼續番工番學,假普選依舊,不留一滴血。

要如何防止這最壞的結局?只有一種方法:反思。

說實在,香港今天落得如斯田地,也只差了一點「反思」。

我知道做香港人很累,回家再去思考什麼古往今來政治經濟,也太強人所難。但我套用馬雲的一句話:「世上最可怕的,是比你聰明的人比你還拼命。」那麼,如果比你還邪惡的香港政府還在思考,香港人,你是否應該想一想,過去十七年,港共做了什麼?

餐風露宿,日曬雨淋,瀝青地上席地而眠並不好受。但如果你放棄了:假普選、二十三條、雙非、自由行、國民教育、扼殺港視、東北囤地、未富先驕、見好就收、暴力激進、87枚催淚彈──你還記得嗎?香港人,十七了,整整十七了,老中青七八十後,到今天連學生也忍無可忍,你還要回頭嗎?還要讓步嗎?

沒有人知道梁有什麼打算,但我十分清楚,只有一天梁振英還在,所有政策也不會改變,有一天示威者還在,梁就一定要面對,不是梁振英面對示威者,就是示威者放過梁振英。如果是消耗戰,就只有兩個可能:堅持/放棄。

香港人,我再問一次,你再想一次,你要選擇那一邊?

作者:越鹿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