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Huffington Post

The Huffington Post

小弟是一名剛剛畢業的副學士生,文筆差請別見怪。嚴格來說,我已經不是學生哈哈,所以我會用學生以外的角度去書寫。

由學聯在中文大學發起罷課一刻開始,我便有關注事態的發展。學生搞罷課,可以動搖香港的政治根本?當時我內心只有一個答案:多謝提供笑話!這班人都是「玩玩下」想「出風頭」罷了。但奇蹟總是在人們身邊悄悄降臨,一星期的時間竟讓我由輕視轉為親身到現場支持學生的行動。對不起,香港的莘莘學子。對不起,香港人,你們讓奇蹟降臨到我的身上。

由罷課行動到九月二十六日的奪回公民廣場行動,我的心一直都抱有質疑。看看你們何時會「散水」。直至學生進入公民廣場,被警方包圍,興外部隔絕,仍然絲毫沒有動搖。我在這裡十分感激學生的犧牲和勇氣,是他們改變了我的看法。同時我轉為想,面對一個喜歡用鐵欄、水馬鐵馬和警察作擋箭牌的政權,是不是已經忍無可忍?身為家的一份子,自己是不是太過「縮骨」,太不問世事?我抱著這個想法,思前想後,苦思良久,一邊看著直播中大會的情況,一邊想著自己是否也要到場聲援。直至九月二十八日下午六時許,警方使用第一顆催淚彈開始,我便知道答案:我,必須要站出來。

九月二十八日晚上六時許,警方向手無寸鐵、平靜平和的民眾使用第一顆催淚彈,及後接連再發射數顆。警方是傻了嗎?沒有,他們只是根據命令行動,那麼是誰下達的命令?相信除我們的特區首長之外別無他人。面對如此殘暴的政權,是否仍然要忍?我看不到。從回歸以來,國教、吳克儉東北發展強行撥款、高鐵等等,可以看到政府是完全漠視大眾的聲音,一次次的強暴了大眾。我們一忍再忍,三忍,是不是還要四忍?這讓的政府需要存在嗎?到今天,他們對民眾開槍了,你仍然忍得下嗎?反正我是不會再忍了。

際了自身聲援學生的意願外,我亦為了看清潔示威民眾是否真的如部份人所講的「暴徒」。答案從人們的行為中反映了出來。從我到達金鐘的一刻開始,到我因有事離開的數小時,我看到的並非暴徒,而只有一直以來我母親提及的傳說中的「香港人」。(可能你認為數小時看不到全面,我認為足夠了)他們守望相助,克己耐勞,平靜寬容,遵守秩序的香港人。場中雖然坐滿了各式各樣的示威人士,而且雜亂無章,但如你身在其中,你會發覺出奇地亂中有序。有人在物資站看守分發資源,有人到處派發物資給有需要人士,有人負責維持過石欄民眾的安全。請記著!這裡沒有大會,沒有主持人或團體,所有事都是大家自發組成。在這數萬人而又群龍無首的惰況下竟可自此自律,依我看來,是個無用置疑的奇蹟。

面對自此平靜寬容的民眾,如此的香港人,你沒有一絲感動和心靈激盪,我看你還是早點放棄身份證,用回鄉卡回鄉下吧,這裡不是你的地方,這裡是香港人的地方,這是香港,是我家。

作者: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