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testers take cover from pepper spray with umbrellas as riot police clash with tens of thousands of protesters blocking the main street leading to the financial Central district outside the government headquarters in Hong Kong

news.tvbs.com.tw/

執筆之時,港九早已遍地開花。左膠長年講深耕細作,遍地開花,只係虛妄空談;如今,龍與獅的後裔用行動證明,只要力行勇武,配合適當戰略,大衛絕對能夠打敗哥利亞。

 

今次行動成功,乃係游擊戰略成功運用的結果。游擊戰略,係善用人群的機動性,遲滯警方的行動。敵進我退,敵疲我打。巿民既然手無寸鐵,與警察硬碰無論在體力上或法律上必然吃虧。不能力敵,只能智取,以消耗警隊資源和體力的方法,扼住城巿的交通要道咽喉,逼使港共政權談判。警隊的佈防,牽涉大量後勤的資源調動。物資裝備的運輸極受路面交通制約,構築防線更涉及各警區和部門之間的協調。表面上佩著槍,頭戴貝雷帽的警察趾高氣揚,不可一世,望真啲,只係一身肥腫,挺著啤酒肚的大叔。真的,今次要鎮壓學運,連警隊最不堪用的老油條都要被徵上戰場了。

 

另一項就是民眾自發行動,人人都是大會,沒有大會,沒有分組討論,沒有階段性勝利。於是才有民眾自行佔領金鐘主要行車幹線,才能有效擴大戰果,逼使警察出動催淚彈等重度武力,令不少心存觀望的港人開始同情學運。

 

經過二十八日晚上的對壘,警隊高層顯然已意識到一項事實:全港警力不過數萬人,面對人數相若的勇武群眾,就算有催淚彈警棍得裝備,硬碰硬,一對一,依然佔不上任何優勢。

 

今日,警方明顯己改變策略,將前線防暴隊撒退,意圖令巿民鬆懈和無癮而自行解散。觀乎港共政權發表的聲明,政府並無退讓之意,目的,就係打算和民眾打持久戰。港共的如意算盤,是睇死香港人三分鐘熱度,頂多撐到十月頭假期放完後就會作鳥獸散。一旦曠日持久,抗爭民眾內部必起分化,港共配合滲入群眾的左膠共諜,就能成功耗散民眾士氣,將抗爭化解於無形。

 

不要小看佔中三恥。雖然三人暫時靠邊站,但此三人依然蠢蠢欲動,一旦抗爭群眾內部出現變化,這三件一味靠黐的菠蘿雞就會出來騎劫抗爭,出賣群眾。

 

前線師老無功之際,就是間諜大派用場的時候。中共取得江山,靠的其中一樣法寶,是統一戰線,即是共諜。放在香港,就是左膠。以下數項,是左膠共諜滲透的徵兆:

 

一、有人開始帶頭唱歌,群眾沈醉於歡樂而散漫的嬉皮氣氛,警覺性開始鬆懈;

二、有人開始假傳來源不明的消息,聲稱有若干數目的警察警車正向某地進發包圍示威者,縱然欠缺圖片影片佐證,仍不停叫人走;

三、港島方面,有人號召群眾去圍中聯辦,踩上禮賓府,或叫群眾入維園,總之係徒具象徵意義但無實質影響的地點;

四、群眾紛紛舉機自拍打卡呃like,不知情者仲以為自己去緊嘉年華,而唔係幫手運物資築街壘;

五、舉起民主女神公仔,或者舉蠟燭等維園六四會場會出現的物品;

六、販民主派議員在台上粉墨登場。

 

集會膠化,必從唱K打卡自拍舉民主女神開始。稍一不慎,就是萬劫不復之地。各位見到以上行徑,務必儘速阻止。否則嬉皮散漫之風一成,神仙難救。

 

另一種,就係出動愛港力青關會甚至黑社會等暴徒搞破壞,嚇怕參與的民眾,令民眾因恐懼而離開,同樣不得不防。這也是當年司徒華瓦解集會運動的慣技。

 

既然港共打算打持久戰,抗爭者亦要作好打持久戰的準備。若果幾位朋友互相認識,可以輪流留守,確保以最佳體力應戰。搜索能力較佳者,擔任斥候,通風報訊。統劃能力好的,專司後勤。耳聰目明者,當作糾察,捉拿左膠。

 

現階段來講,佔領金鐘旺角銅鑼灣等地除了影響巴士改道,商店關門,煙花取消以外,仍未能對港共政權造成致命打擊,故此港共反應是不痛不癢,港股如巿開巿。兵貴神速,既然行出了艱難的第一步,就要開始籌謀下一著,思考如何以戰逼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