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警方各個擊破的策略

因為整個運動已經走向散落各地的路,所以警方無法集中驅趕,按其行動方式,如無意外會採取逐個擊破的策略。抗爭者要應對的,就是以往集會從未遇過的方式。當執法者逐個擊破各小組時,抗爭者將不再有大量人數協助自己,只可以靠小組的一群人逃生。

要應對逐個擊破,必先從地形入手。在地形分析、選擇地形要點,及逃跑路線安排三點上準備充足,方可應對警方的策略。

空曠路面的利弊與契機

是次運動暫時以佔領主要行車街道為主,如此即受地形所限。主要行車街道必為平坦的道路,在平坦而空曠的空間,對抗爭者來說可謂完全曝露在荒野之中等待獵戶屠宰。

當然,有弊有利,因為空曠,所以執法者要包圍、驅趕抗爭者也必須動員較多警力。那就是說,於空曠的地形結集,可以較於政總聚集消耗執法者的力量,逐步癱瘓其執法功能。警方平均以三行直排陣式逐步向抗爭者進逼,只要橫幅需要多一員警力,即消耗三個執法人手。

基於以上的分析,所有參與者絕不可盲進,要先預備好如何利用地形與執法者打游擊戰。游擊之利在於靈動,失去機動力即被殲滅。

確保逃跑路線

一如前幾篇的策略文,我們絕不是要固守陣地,而是要適時撤退,所以我們必須先行確保逃跑路線。敬請所有抗爭者在自己熟悉的地方結集,所謂「猛虎不及地頭蟲」,從各地調來的執法者,要他們找出哪家茶餐廳是蛇竇很容易,但要他們熟知附近地形則有困難。市民日常生活的社區,可走的路很多,有些捷徑是執法者從地圖及資料上無法知悉的。

逃跑時千萬別一個人走,最少有幾十人一起逃竄,在面對警方截擊時分散逃離,有望提高成功機率。

另外,如有記者在場,請往記者方向逃跑,記者的獨立性不容阻止抗爭者,而且不少記者皆目睹執法一方之暴行,心偏於抗爭一方。記者的特殊地位令執法者妄動的後果嚴重,故如有記者在附近,請逃往記者方向。

選取集結地點

第一,選取集結地點時宜找一個十字路口,增加逃走機率及消耗較多警力。總之盡量別選只有前後兩端可通行的地方集結,否則只會事倍功半,坐以待斃。

第二,集結地點兩側宜有矮欄或矮的障礙物,記者常集結於這種地形。故矮欄的另一邊警方較難控制,即使控制了,也必須動用比原先多的警力。相反,抗爭者要逃跑時,只要跨過矮欄就可得到一大片空曠逃亡位置,擴散而逃的話,執法者也無可奈何。

香港地形環境

香港極多高樓、天橋、隧道、小巷,方便匿藏,但同時又是危機處處。高樓、天橋、隧道、小巷全不是理想逃亡路線,反之,非不得已,請遠離這些方便的逃跑徑。這些地方全是容易埋伏的地形,也是以少勝多的理想地形。在單一路向的通道遭受伏擊,即成甕中之鱉。

由於現時並非真正打仗,警方暫不會射擊參與者,所以我們反該往空曠地方逃跑。如果警方真的開槍,那就不要跑,坐着等待被拘捕吧,不要流血啊,戰友!因為自那一刻起,就是開打傳媒戰的時候而不再是游擊戰了。

防範地鐵站出口

一眾抗爭者堵塞地面交通時,執法者可到達現地的方法只剩兩途,一為空降,二為地鐵。較易解決的,反而是空降部隊。方法很簡單,也很消極,看到空降部隊,逃吧,他們動用空降部隊所用的資源極大,而且動員量會較少,上落直升機的時間消耗也是一個重點。

再來就是地鐵站出口的問題。香港地鐵站口儼如狡兔之穴,尤其尖沙咀一帶。若警方從兩個出口夾擊抗爭者,抗爭者幾乎無力抵抗。所以選擇集結地點前務必慎重,以防受夾擊。

今早,已有市民自發動用周遭物資堵塞地鐵站出口,此舉明智之極。即使未能完全阻止警察,也可以消耗他們的集結時間。既已有人自發為之,此文將不詳細討論。

此外,即使按照地鐵站口佈置安排,在封鎖大道後,將必有一面向警方的小組。故此該小組人數相對要較多,而且必須事先安排另外兩隊以支援隊伍身份出現。

分散的小隊可隨時結成一個整體

渦蟲抗爭雖主張散離,但散也是結合的一個先決條件。在警方逐個擊破時,各小隊將互相支援務求反包圍執法者,瓦解其執法能力。請各小隊和周遭小隊交換聯絡方法,不論Facebook、Whatsapp、Line等皆可,但最好事先裝好Firechat,方便與附近組織聯絡。

當A隊遭警方進逼時,迅速聯絡附近的B、C隊,首先確認對方能否支援。如能支援,請堅守陣地,以成反包圍之陣,將之驅趕;如不能支援,請相約個新的集結地,再行利用地形安排幾隊人手反包圍。

其他對抗策略

先旨聲明,以下內容未必合法,筆者也並非鼓吹違法行為,只是提供一些見解。我不是理科人,不知如何用安全又不會違法的方法製作煙霧,黏腳或跣腳的物料,如有人看過這篇文章,又能提供不違法的方法,敬請告之。

當然,即使製作方式簡單又不違法,運用時會否違法又是另一回事,正如有人提議用水槍配開水辣油或豉油,物資上完全合法,但會否被告襲擊罪(甚至襲警罪)則是另一回事。

請大家務必謹慎行事。

作者:陳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