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資的補給

游擊戰不宜帶備大量物資,以提升行動力。唯此舉犯了戰爭大忌,戰爭的兵糧很重要,所謂「三軍未發,糧草先行」,孫子也一再強調兵糧的重要。以往打遊擊,不是靠沿途搶掠,就是靠人心歸付而自願奉獻。

說到這裏,聰明的你已經知道,我們不可能靠搶掠,但可以靠購買以及回家補給為策略,這就是我上一篇文章為甚麼說可以在家附近的地方佔領的原因了。警方的補給線會較穩定,因為他們有政權撐腰,抗爭者只好從其他方向令兩者拉成均勢。我們無法確保穩定的補給路線,於是可以運作的模式就是令補給方式及路線變得愈多愈好。

大家可以在隱密位置先行匿藏物資,每處的存量不要太多,只要足夠補給損耗的物資已夠。匿藏位置盡量分散,因為每個小組的活動範圍都很大,必須確保活動範圍的附近有物資補給。

物資的選擇

一如前述,物資必須以輕便、實用為主。體格強健者可為裝備兵,
多背些物資。是次抗爭,敬請務必穿着長褲,物資主要用作防衛和維持生命,而非攻擊。我們無需咪高峰發施號令,我們只要維持好自己的機動力即可。

手腳的損傷會影響機用力,必須及時治理。所以簡單醫療用品如繃帶、膠布等必須攜帶,噴霧式膠布是好選擇。

雨傘帶備兩把或以上,一長直傘,一縮骨傘。長直傘筋骨較強韌,守備力強,既方便與執法者保持距離,又可以作手仗使用,只是較難攜帶,所以只帶一把即可。縮骨傘為備用品,如遇執法者近距離以胡椒噴霧攻擊,請改用縮骨傘衝前。因為警方會強行奪傘,縮骨傘被奪也不太可惜。

一般的防護裝備,這兩天已經出現,不用在此刻意提及。

愛惜生命者請遠離講台

這次的分散遊擊戰,主要在於靈活走位,故愛惜生命者,
就遠離講台。講台是一個監牢,把自己關在裏面只是坐以待斃。何況設立一個講台的物資,如用於流動抗爭,將更有效。一旦講台被奪,一切音響器材都會充公,不可惜嗎?

筆者在此呼籲,我們不再需要大型物資,我們不再需要單一領導者在講台上宣佈這是所有參與者的抗爭,他們就連主導權也以這種方式「下放」到公民身上。下放的權力可隨時奪回,我們必須唾棄這種講台,因為講台本身就象徵着運動的蛇頭還沒消失。

小心泛民大佬的回馬槍

沒錯!請小心泛民大佬。他們的一記回馬槍勁過唐伯虎。
如果政府走出來與抗爭者談判,談判席上出現的,絕不是他們口說所說:「人人都是主導者」的那種主導者,而是他們自己。

他們會再一次奪取發言權,自以為自己代表了民眾。我們務必要先理清我們的訴求和底線,即使他們要代表民眾,也不可能脫離的訴求和底線。在這場運動期間,我們不只是佔領,而是要總結出我們的目標。

斗膽說一句非主流意見

請香港人徹底(radical)一點。直至現在,不論在訴求、
行動,以至運動目標都定得太寬,你在赤柱遊客區講價,想付五十元買一件貨,你要提出價位的不是五十文,而是二十文,甚至五文。沒有人會將自己的底牌給人看,會這樣做的,只有泛民和學者這兩種傻瓜。

我們就是要癱瘓政府的施政,令其認輸,而不是令他走出來以高姿態和對抗者談判。再說白點,癱瘓了政府施政,令其無法運作,臨時政府應運而生,即時修改基本法,是我們的五文叫價。

 

作者:陳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