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M先生說得很對,作為一個上了岸的同志,我真的沒有理由要去金鐘。

首先我沒有下一代,我不需要為我下一代爭取什麼,其次是我去到 也做不了什麼,所以,遊行隊伍已經這麼多人了,多我一個真的會有用嗎?政府每年也在我的公司投放了一筆不錯的廣告費用,若果我上報了,大概從此會被打入黑名單吧?而最後,再過兩三年,我也會和M先生結婚了,或許再過不久後,我甚至會移民到外國,香港這個小島從此和我的人生再沒有關係,我犯不著需要這樣出心 出力。

但是,我Chris Wong會像是這種甘於坐以待斃,甘於接受不平不正的事的人嗎?若果我是這樣的懦弱,我當初又憑什麼從HIV的深淵爬上來?若果我是那種甘於坐在家裡,等人去救、等人去愛、等人去保護的人,我實在想像不到為什麼M先生會愛上我。

Chris Wong就是那種敢作敢為,敢愛敢恨,有點傻勁但又對未來充滿希望和信心的人。

今天早上起床,收到M先生的短訊,大概他想了一晚後,也知道這次是管不住我了,所以,他只是提出了最低的要求:

HIV 928c

 

 

 

 

 

 

 

 

 

 

能把我看得那麼透徹,你叫我怎可能不愛這個男人?

所以說,連上了岸的、連愛滋病的都願意站出來了,作為其他有手有腳的健全男人,你想裝睡覺裝到什麼時候?

剛買了兩箱飲品,我以前是個教師,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今日我的學生和教師朋友都出動了而我卻龜縮了的話,將來我憑什麼面對我的舊學生?我教他們的仁義禮智信直勇剛不就成了笑話?香港大學校訓「明德格物」,畢業多年,我沒有忘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