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在示威集會中對示威者施加暴力,用胡椒噴霧攻擊示威者已經是施空見慣,但即示威者無論受到怎樣的打壓,依然是有人走出來暢談「警察是對面的朋友」,「除下制服他也是市民」等膠論。即使警方的暴力不斷升級,用盡催淚彈和橡膠子彈,還有他們心愛的水砲、音波武器和真槍實彈未用,繼續是有人會說「警察都是打份工」。打?警察係打啊,只不過係捉實你來打。整天被警察窮追猛打,然後去說「警察是朋友」來自我安慰,說要在未來日子去感化他們,你當自己是驅魔師還是傳道人?

網上傳出警察在地鐵試玩防催淚彈道具,竟然露出笑容來。你們認為警察很少使用這些道具,然後感到稀奇嗎?總不是,只是他們又有機會可以盡情虐待你們這班示威者,又在午夜上進行一個開心派對。施射催淚彈猶如開香檳慶祝,使用橡膠子彈對準示威者仿佛回味警察學校的射擊訓練。他們根本就是嗜血成性,只是香港法律局限著他們的潛在獸性,如今香港政府默許他們可以隨意行使公權力,示威現場就是他們的競技場,鬥射得夠多!你認為這些無理據嗎?現在就是有人貼出影片,說明警察不準示威者離開他們的競技場,還要近距離開槍。(注一)不要以為他們除下制服就是正常人一個啦,未除制服已經喊打喊殺實行武力制服,除下制服只會比你想像更可怕,十足殺人犯一樣。

香港警察淪為國家機器為政府打壓示威者,是助紂為虐;香港人繼續去盲目原諒警察,為他們打壓示威者的行為作出辯護,繼續說「警察是朋友」的,都必定是助紂為虐!而後者的危害性比前者有過之而無不及。一場抗爭運動,勢必要找出敵人,如今將身化敵人的警察當作朋友,你憑甚麼去得到勝利?

不知幾享受。你要記住,他們都是已經作出了選擇的一群,選擇去和示威者決一死戰,你為他爭取的他從不稀罕,只是你一直單方面以為他是領情的。有曾經是朋友的人因為阿Bi的發言而在Facebook說人盲反警察,而又不說出「為何是盲反」的論述,然後走去Like自己五毛朋友這些「係咪要全香港警察辭晒職?然後香港有邊個去管」的荒謬發言,他們和這些說「警察是朋友」的人都是同一類人,一直都渴望被管治,沒人管治就心有戚戚然,即使警察怎樣對他都期盼著這些人依舊是朋友。你仲走去叫警察罷工?佢彩你都傻啦!

註一:https://www.facebook.com/video.php?v=761968030556720

註二:https://www.facebook.com/passiontimes/photos/pb.420361564693683.-2207520000.1411926613./763457983717371/?type=3&theater